社会热点

GDP增幅承压 长三角经济韧性不减

国际金融报

潘晟 制图  近日,长三角三省一市2020年一季度经济数据陆续出炉。据《国际金融报》记者统计,2020年一季度,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和安徽省合计GDP达4.98万亿元,占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的24%。

  受新冠疫情影响,按可比价格计算,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下降6.8%。长三角三省一市GDP同比虽也有不同程度下降,但降幅均低于全国水平。

  长三角经济韧性十足

  “长三角一季度经济表现好于全国,与三省一市在疫情中的表现有直接关系。”中国民生银行研究院区域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应习文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江浙一带历来重商,与湖北经济关系密切,受到疫情波及的程度较大,这在一季度的经济数据中比较客观地体现出来。但是,江苏省在本次疫情中每百万人累计确诊病例最低,只有8.1人,而上海、浙江、安徽每百万人累计确诊病例分别为26.5、21.7、15.6人。”

  事实上,在本次疫情中,长三角三省一市经济均表现出明显的韧性。以上海为例,上海市第一季度GDP为7856.62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6.7%。其中,第二产业受影响程度最高,增加值下滑18.1%。投资、消费、进出口、财政收入等指标也都呈现下滑趋势。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付一夫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总体来看,受新冠疫情冲击,上海经济增速下滑明显。不过,随着疫情防控形势的持续向好,自3月份起,上海市复工复产开始稳步有序地推进,当月多数经济指标比1-2月份有了显著改善,反映出上海经济的强劲韧性。

  一季度,上海市第三产业行业内部走势出现分化,部分行业形成有力支撑。以互联网、数字化和科技创新为依托的相关行业较快发展,信息服务业、金融业、教育、卫生和社会工作等行业逆势增长,以上四个行业合计拉动全市经济增长3.1个百分点。

  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章玉贵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一季度,尽管上海经济下滑程度在长三角三省一市中最为严重,但作为长三角一体化的龙头,其经济“体质”是最好的。“以信息服务业、金融业为代表的相关产业,本身就是上海相较于周边省份乃至全国的核心优势所在;至于在线教育、在线办公、电商、直播以及医疗卫生等服务业,有的近年来发展迅速,有的本身就是上海的强项,因此,在疫情期间表现抢眼,符合市场预期。”

  “疫情期间的大面积隔离,使得上海居民的工作生活都更多地诉诸于线上,电商、短视频、直播、在线办公、在线教育等新兴业态都得到发展,而相关的线上服务企业也都纷纷借势逆流而上。反映在数据上,便是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企业营收的增长,对全市经济同样起到了关键的促进作用。”付一夫表示。

  同时,外资也是促进上海经济回升的重要推动力。上海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加快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金融支持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意见》、优化营商环境3.0版等一系列政策来支持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有效吸引外资。

  数据显示,一季度,上海货物进出口减缓,但实到外资逆势增长,外商直接投资实际到位金额为46.69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4.5%。第三产业外商直接投资实际到位金额增长6.5%,占全市的比重为94.9%。

  章玉贵表示,一季度上海外资的逆势增长,既得益于上海在疫情爆发之后表现出的高水准城市管理与综合防控带来的稳定预期,也是由于上海在稳外资稳外贸等方面的精准施策,更得益于上海近年来持续推动高水平开放、营造更优质的营商环境所带来的“虹吸效应”。

  “在全球疫情蔓延的非常时期,上海的外商直接投资实际到位金额依然实现4.5%的增幅,表明上海依然是跨国公司无比青睐的热土,疫情并没有动摇上海国际大都市的地位。”付一夫人指出。

  “尽管从全国来看,上海一季度GDP增速相对靠后,但作为与湖北往来密切,兼有较大境外输入压力的地区,上海在实施较严格的防疫措施的情况下,经济受影响程度仍基本与全国持平。”应习文分析称,“其中,既有经济结构偏重金融与信息科技产业的原因,也与疫情中表现出的资本吸引力提振投资逆势增长有关。”

  不仅是上海,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复工复产快速推进,长三角其他省份3月份的主要经济指标也明显回升。

  例如,江苏省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正增长,增速为5%,比1-2月提高22.1个百分点。基本生活和消费升级类商品销售明显回暖。

  浙江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3%,比1-2月回升19.8个百分点。3月份投资增长7.1%,比1-2月回升21.5个百分点。

  一季度,安徽省GDP为7821.3亿元,同比下降6.5%。3月份规模以上工业、投资、限额以上社会消费品零售额、进出口都实现了增长,降幅比1-2月份分别收窄6.8、13.8、6.9和3.7个百分点。

  付一夫认为,3月份主要指标明显回暖,直接原因在于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的持续向好,这不仅反映出我国各省市强大的社会动员组织能力和执行力,也为各行各业的复工复产扫清了障碍,经济回暖自然水到渠成。

  经济后续走势乐观

  一季度,在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经济社会大局保持稳定。但国际疫情持续蔓延,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加剧,复工复产达产和经济社会发展面临新的困难和挑战。那么,后续经济走势如何呢?

  章玉贵对今年第二季度和全年的经济形势持审慎乐观态度。“随着我国在推动‘两个优先’、‘一个扩大’等方面不断取得进展,二季度的经济指标有可能由负转正并取得3%左右的增速。”

  不过,鉴于海外疫情依然严峻,我国未来仍将持续面临境外输入压力,经济生活恢复到常态化的周期可能需要半年乃至更长的时间。章玉贵认为,这使得我国依然面临较为不确定的外部经济与贸易环境。在此约束条件下,加强国际抗疫合作,维护地区和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确保不发生系统性经济与金融风险,是我国全年经济保持相对稳定的重要前提。

  “长三角是中国经济版图中最核心的区域之一。尽管三省一市还面临着发展不均衡、产业同构和市场区隔等问题,但在国家既定的一体化发展战略推动下,如今的长三角已是中国参与全球产业链高端环节竞争的核心依靠力量之一;也是三大经济圈中将制造业、贸易价值链和金融结合得最为紧密的经济中心地带。”章玉贵进一步指出,从更长的发展周期来看,经济联系日益紧密、产业分工日趋完善、一体化程度不断提高的长三角,有望成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区域样本。

  “因此,虽然二三季度全国经济运行会得到明显改善这一点毋庸置疑,但外需的短板却非短期内能够克服。”付一夫表示,“我们要进一步促进居民消费,提振内需市场,形成‘以消费带动生产’的良性循环。同时也应该有意识地提高生产效率,具体可以在改善营商环境、增加研发投入、强化技术创新能力和信息化建设、加快市场化改革、提高教育质量等方面发力。”

  随着各地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复工复产复学有序推进,除部分省市仍会面临一定输入型风险外,其余各地经济已趋近于正常化。应习文表示,展望二季度,预计湖北省GDP降幅会显著收窄,其余各省则有望结束负增长,即便是输入型压力较大的区域,GDP跌幅的明显收窄也可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