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热点

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96人产自TMT行业 比地产富人高出50%

2020新财富500富人榜

  核心资产4.0

  一份新财富500富人榜,就是一份中国年度核心资产榜。由于榜单上85%的富人均拥有上市公司,实现了个人资产的资本化,因此,我们以持股市值作为计算富人财富的主要依据。可以说,每一年的榜单变幻,500名富人排位的上升跌落,反映的都是资本对民营企业竞争力与成长性的持续重估,是大大小小的投资人进行的资金投票,决定了富人掌控企业作为核心资产的去留。

  回顾2003年以来的18份榜单,则可以清晰观照中国核心资产的变化轨迹。从工业化时代的制造业,到城市化大潮中的地产业,到互联网+时代的TMT,新财富500富人群体的最大来源几经变迁,折射着中国核心资产从1.0到4.0的不断切换。如今,新一轮变轨再次展开,其逻辑在过往十年已经呈现。

  市场化的资金属性、网聚一切的生态、对其他行业的赋能力量、成长股而非周期股的本质,推动了消费级互联网的攻城略地,成就了第三波核心资产创富潮。尽管地产消费在中国家庭开支中占据了7成以上比重,但在新财富500富人榜上,地产富人仍挡不住互联网富人的相对碾压性优势。智能手机的大规模应用,带动手机产业链上下游富人畅享过去十年榜单创富的主升浪。

  今天,随着5G时代的到来,有着相同特质的新一轮产业互联网浪潮正风起云涌。无论中国具备竞争力的人工智能、云计算、机器人、区块链,还是相对薄弱的半导体等产业,资本和创业者的热情均已迸发,轰轰烈烈的以“硬核科技”为主线的核心资产4.0造富时代呼之欲出。后疫情时代,这也将是比无限量宽松政策更能从根本上逆转经济增速下滑的唯一利器。

  陶娟/文

  2010年时,新财富曾对中美两国前50名富人所处行业进行了对比。当时,结论的冲击感十分强烈。

  2010年中国前50名富人中,来自房地产、制造业的达42人,占84%,TMT(科技、媒体、通信)、金融、商业服务和能源的贡献却不足两成。相反,美国最富的50人主要来自TMT和金融业,占58%,房地产和制造业仅7人上榜,占14%(图1)。

  在那一年,新财富500富人榜呈现“人人都是土财主”的景象,但我们旗帜鲜明地预判,未来,TMT、医药生物、商业服务、金融业、能源与环保等六大新行业将有极强的创富能力。

  10年时间,沧海桑田,10年前的判断,比我们的预期更快成为了现实。今天,TMT行业的创富动能已经远超当年的地产业,2020年,中国前50名富人中,TMT、金融、商业服务和能源的贡献已接近半壁江山。而美国TMT富人和金融富人的数量竟然和10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在中国,最突出的创富引擎已经转轨为TMT行业。500名中国最富有的人士中,已有高达96人产自TMT行业,占据了近1/5的版图,这一人数比地产富人高出了50%。自从2016年TMT行业为新财富富人榜贡献最多富人以来,就一直没有再丢失过这个状元。

  当中国人主要资产都配置于房子上,一套房动辄花费几百万,而我们几乎没有为微信、头条、抖音花钱的情况下,为何在榜单上,中国互联网行业富人却能在数量上远远超过地产商呢?

  中国的创富动能先后经历了制造业、地产、互联网的主升浪,在美股,互联网行业富人已经持续垄断榜单20年之久,中国的科技产业是否也会复制这一态势?如果能够解释榜单上的创富动能为何迁移,无疑对人们选择投资的方向也将有所裨益。

  互联网行业在中国富人榜单上前所未有的成功,到底可归因为哪些因素?科技为何是这个时代最强的王者?

  手机创富:7.5亿用户,每人每天超过2小时

  首先,互联网行业创富的第一大动能,应该感谢中国14亿消费者的广阔基数,以及覆盖面广、信号好、价格低廉的基础网络设施。正是这两大基础要素,推动了智能手机的大规模下沉,为许多互联网应用提供了最基础的硬件条件。

  艾媒咨询(iiMedia Research)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智能手机用户数量达到7.5亿人,每人每天平均在智能手机上花134分钟。而在2011年前,这个时间还是22分钟(图2)。

  几乎可以肯定,人们不会花同样多的时间和自己的配偶、子女、父母进行交谈。你所使用的社交、购物、视频类APP,折射着你的三观,其内容也会悄然塑造你的三观,智能手机比一个男人更关心妻子的购物喜好,比一个父母更了解孩子的偶像。

  财富是一种动态奖赏,奖励给满足社会需求的人。

  互联网行业的上榜富人,第一大类就来自手机产业链。仅小米一家公司,就有雷军、黎万强、林斌、洪锋4位富人上榜。而智能手机的上游,摄像头、玻璃屏、电子元器件、声学控件、印刷板电路、ODM代工……相关富人在榜单上层出不穷。

  昔日打工妹王来春,是富士康的第一批员工,后创立立讯精密,做手机连接器,今年身家已然高达842亿元,排名第17位。她的祖籍汕头澄海,2019年80万户籍人口,创造GDP为486亿元。

  能登上这份榜单,每个人的背后故事都值得细细挖掘。做手机玻璃屏的周群飞,5岁时母亲去世,父亲双眼失明,家境贫寒,辍学后到深圳打工,命运从此改变运。朋友圈人称“飞哥”的她,如今身家427亿元。时代洪流里,把握一个细小的机会,就可能赢得曾经的同路人难以企及的身家。

  智能手机的大规模下沉,又带动电商、游戏、短视频等APP风起云涌。手机上游为制造业,创业者即使学历不高,头脑灵活眼光独到执行果断吃苦耐劳,也有逆袭的可能;而下游应用需要程序开发,则成为知识新富的竞技场。

  手机应用中,视频成为主赛道之一,抖音日活于2019年中超过3.2亿,创始人张一鸣,今年37岁,毕业于南开大学,身家已高达785亿元。3亿日活跃用户的快手,创始人宿华,今年38岁,毕业于清华大学。站在高学历的金字塔尖,他们攀至财富顶峰的道路也自然快捷了许多。

  手游则是日进斗金的另一创富主路。三七互娱李卫伟、完美世界池宇峰、昆仑万维周亚辉、游族网络林奇、吉比特卢竑言等大批游戏类富人上榜。疫情的到来,让他们的财富优势进一步凸显。

  智能手机上下游产业链的繁荣,带动互联网行业成为这10年来创富的最强基地。

  互联网行业独特信仰——生态、连接

  其次,TMT行业在榜单上呼风唤雨地存在,还因为拥有行业独家信仰——生态。

  高喊“生态化反”的贾布斯人还在美国,“下周见”遥遥无期,但他成功地在大众心里布施了“生态”一词。

  不能否认,经营周边生态,是互联网巨头最为在意的一件事。或合纵连横,或打压分化,今天刀光剑影,明天握手言欢。种种神转折不在话下。

  未来基于连接。IT富人,本质就是受益于人和人在网络的低成本连接。他们,也不遗余力,与可能诞生新富的领域进行连接。以马云的阿里巴巴、、马化腾的腾讯为例,这两大企业每年都会投出大量的资金、资源,投放到互联网新兴赛道,巩固自身的竞争优势。

  这种竞争式的投资有多疯狂呢?作为毛利率达40%以上的公司,阿里巴巴看起来很赚钱,但在业务上赚到的几乎所有钱,都花在了投资上。

  现金流量表显示,2015-2019财年间,阿里巴巴经营净现金流分别是412、568、803、1252、1510亿元,合计创造了4545亿元净现金流;而这5年,阿里巴巴投资的净现金流合计达到了负的4097亿元!相当于赚的钱90%净投了出去。

  在投资性格上,阿里巴巴通常追求战略控股,钱花出去,要收获话语权。

  看起来低调谦逊的腾讯其实更坚决。2015-2019财年,腾讯经营上净赚了4720亿元,可对外净投资达到了4990亿元,赚的不够,还得借钱投(表1)。

  这些大规模的投资,在短时期内迅速推高了众多新兴企业的估值,给富人榜单贡献了源源不断的新人。

  美团和饿了么即是代表。在阿里和腾讯之间,美团最终选择皈依腾讯系,在2018年上市后成为港股最亮的一颗星,王兴和穆荣均各以526亿元、116亿元身家上榜。而美团外卖,2013年11月才正式上线。

  失意于美团的阿里,反过来全资收购了饿了么,开足火力打压美团,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也凭借92亿元财富上榜。今年他才35岁,10年前就读上海交通大学时开始创业,如今已然财务自由。

  榜单上最后一名的陈睿,哔哩哔哩(简称B站)实控人。他是金山软件、猎豹移动联合创始人,这一站,他遇到了雷军(741亿元,21名)。2011年,他以天使投资人身份加入B站,2014年担任董事长,带领B站成功打上“年轻人的文化社区和视频平台”的标签。而如今,腾讯(马化腾,2767.3亿元)、阿里巴巴(马云,3021.4亿元)是B站的第二、第四大股东。最新的消息,B站获得索尼4亿美元注资。

  跟着富人996,再和富人交朋友,直到自己成为顶级富人。今年42岁的陈睿再次上榜,这只是关于眼光和运气的故事吗?陈睿自己都曾说过,“回想起来,当时我对即将要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快速发展的互联网行业正在拉开大幕,我正面临一个新的时代”。

  在互联网的江湖里,美团、B站听起来都是老同志了。但首富培育新富的故事,还在继续。

  截至2020年2月29日,已上市的91家科创板企业中,雷军投资入股了5家,金山办公成为科创板首家市值超过千亿的公司,而中1签赚13万元的超级肉股石头科技,也是其中之一。被投资的企业更快走向市场,拥抱资本;而反过来,雷军和小米,也受益于这种撒网式投资,小米生态圈需要链入各种高性价比的跨界产品,而雷军仅在这5家公司中的入股,就为其贡献超过百亿元财富。

  正因为此,互联网富人,总是“慷慨”地将繁荣的泡沫推向整个生态。阿里系、腾讯系、小米系……盘根错节,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相比之下,在其他行业,我们观察到的大型交易,更多发生在“门当户对”的成熟企业之间,如万达甩卖酒店文旅资产给富力、融创。但这些只是存量的倒手。仅因为被地产企业投资,就能跻身富人榜的新人,寥寥无几。

  迥异的行业赋能程度

TMT行业改变的不仅是自身江湖,而且改变各行各业,用流行的词即“赋能”。  金融科技、医疗信息IT化都已广泛应用,这类赋能在今年的榜单上也已有所体现,如开发数字化建筑平台的广联达(刁志中,66.3亿元),在星级酒店和规模化零售业信息系统占有60-70%市场的石基信息(李仲初,227.6亿元),又比如,提供在线教育服务的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财富已经逼近他昔日的老板俞敏洪。毕业于中国矿业大学的袁征,则用一款名叫ZOOM的视频会议软件,让疫情期间无法聚集的各行各业工作团队得以线上开会,ZOOM的市值已迅速超过2000亿元,而袁征也以221亿元首登榜单。

  改变得更多的还是人们的生活。粗略估算,中国GDP已达百万亿元级别,相当于每天创造近3000亿元GDP,以人们平均每天工作休闲时光10小时,其中在手机上花费超过2小时计算,差不多对应着每天600亿元的GDP空间。

  在这样肥沃土壤上,智能手机的存在,使得任何一种电子化的服务或产品,都可以通过这一载体,以极低成本快速分发,抵达自己的受众。

  新冠疫情期间,中国政府展现出了强大的基层动员能力,就与TMT行业这种全面赋能有极大关系。一方面是发达的大数据搜集和追踪能力,能快速对感染者及其密切接触者进行定位排查、推出健康码系统进行分类管控等;另一方面,民众虽然封闭隔离在家,但基本生活未受影响,宅家娱乐(游戏、视频)、稳定的生活用品保障背后的发达信息和物流体系、不打烊的外卖服务,对于社会秩序的稳定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而在所有行业中,上榜富人数量排在第二位的地产,赋能之余却亦有反作用。土地是从事一切生产生活活动的要素,但高地租经常成为舆论热点,土地成本升高,房价升高,带动人工成本上升,许多制造业、服务业厂商对此怨声载道。

  例如,多年来,玻璃大王曹德旺一直抨击房地产,认为“高房价”阻碍了制造业的发展。他认为,中国虽有13亿人市场,但有消费能力的人不足2亿。我们大多数人,最大的消费支出,可能就是花钱买房子了。

  曹德旺所看到的表象,背后其实有着深刻的资金驱动本能。

  资金来源与政策风险

  在中国,支持房地产行业增长的资金,多来自信贷和债券,为刚性成本,受政策影响大;而驱动互联网行业增长的资金,多来自风投和二级市场资本,追求高回报,同时也有更高的风险承受能力。

  以房地产开发市场的资金来源为例,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8年,房地产开发企业到位资金165963亿元,其中,国内贷款24005亿元;利用外资108亿元;自筹资金55831亿元;定金及预收款55418亿元;个人按揭贷款23706亿元。可以看到,大部分是贷款的形式。而自筹资金中,也有很大部分是信托贷款等。

  此前,苏宁金融研究院曾基于工农中建四大行年报数据,对2008-2017年十年间,四大行累计投放贷款去向进行了分析。在总规模252.76万亿元的贷款中,个人住房贷款规模为68.84万亿元,占比27%。再加上房地产企业贷款,十年内四大行投向房地产行业的贷款规模总计达87.96万亿元,占比34.8%;相比之下,制造业贷款49.34万亿元,占比为19%(图3)。

  从变化趋势看,2012年,个人住房贷款历史性地取代制造业贷款,成为四大行新增贷款的第一投放方向,也成为房价上涨的主要支撑点。

  由于股市资金敏锐度总提前于实业变化,富人榜的创富轨迹切换时点甚至比这更早。杨惠妍2006年已成为中国首富,而制造业富人数量在2010年左右就已让位于地产富人。

  当银行系资金成为地产业重要输血通道时,缺乏硬资产抵押、初期盈利能力羸弱、难以从银行系统贷款的互联网行业,其发展资金来源则主要依靠私募股权基金和美股、港股以及国内的二级市场。

  根据清科私募通的数据,截至2018年上半年,全国共有1.4万家已登记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超过14万从业人员,而管理资金量超过9万亿元。私募股权市场每年投出的资金已从2013年的1887亿元快速上升到2017年的1.2万亿元,4年6倍(图4)。

  而成长性高的互联网、生物医药等新兴行业,恰是这类风投资金的宠儿。以2018年上半年的数据为例,IT互联网行业合计获得投资2131笔,在5024笔风险投资案例总数中占比超过4成。

  主要来自于银行信贷的资金,决定了房地产市场的发展更容易受政策影响,毕竟债务偿还是刚性的,大规模的偿债风险有可能击穿金融系统,因此,地产受政策周期的影响明显。

  相比之下,包括私募股权基金、二级投资者等资金是默认能够承受本金归零的损失。我们常常能见到互联网企业大举烧钱,然后破产倒闭,却几乎没有引起任何社会动荡。这也正是股权市场令人肃然起敬之处。

  不同的扶持资金本质及其在居民生活中的不同地位,使得两个行业面临的监管环境迥异。地产调控成为常态,从供地规模到开盘价格,甚至二手房的涨跌都诸多限制,而互联网行业的生长则基本保持市场化。

  周期与成长

  不仅是政策上风格有别,互联网和地产行业还有着周期上的本质区别。房地产提供新产品,必须依赖土地,而互联网提供新产品时,只需对方有一个手机。

  当碧桂园、恒大每成功卖出一套房子的时候,都意味着对应的那块土地已被锁定使用,它要开发更多客户,就必须去购买更多土地。在中国,可开发为居住性质的土地面积有着严格的红线,且土地属于不可再生的资源,需求越多,供给的价格越高。

  而对于微信、支付宝、抖音来说,当它每拉拢一个新客户时,由于网络效应的存在,它有更高的概率、更低的成本将他们的家人朋友都变成自己的新客户。这意味着,需求越多,供给的成本是越低的,因此,在触碰到用户数量的极限值之前,互联网巨头可以一路膨胀,直至抵达垄断的终点。

  通俗点说,一个是周期股,一个是成长股。这使得资本市场对于它们的未来,给予了迥然不同的估值。

  中国最富的4个人,恰好两个来自IT行业,两个来自地产。然而,阿里巴巴市盈率22倍,腾讯市盈率33倍;而碧桂园、恒大的市盈率仅有4倍、5倍。这正是新旧创富浪潮在股市中的真实际遇。

  从模式创新、应用创新,到硬核科技创新:

  创富主线的新轨道

  过去十年,互联网富人以摧枯拉朽的势头,在榜单上风头盖过了地产富人。但繁荣之下,亦有隐忧。尽管站在今天,我们认为,阿里巴巴和腾讯还会繁荣很久,能够复制美国富人榜上比尔·盖茨、贝佐斯等人的霸榜传奇。但中国互联网产业巨头及市场敏锐资金的关注点,已开始向下一代创富战场进发。

  马化腾在清华大学演讲时曾坦陈,很多时候,我们中国人只是一个应用上的创新,在基础创新上差距还是非常大。他认为,包括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机器人等方面,美国依然保持大幅领先,而中国应该加大这方面基础性的研究投入。

  2020年4月20日,阿里云宣布,未来3年将再投资2000亿元,用于云操作系统、服务器、芯片、网络等重大核心技术研发攻坚和面向未来的数据中心建设。

  富人榜的主动力,在经历制造业-地产业-互联网的产业变迁后,也有望随之进入以“硬核科技”为引领的新的驱动领域。它的灵魂承袭于互联网行业,但它的内核将帮助实现中国从制造大国向制造强国的蝶变。

  以5G为例,5G网络的大规模铺设,将使得通信网络不再局限于通信,而是演变成下一代的工业互联网,成为新工业体系的神经中枢系统。

  如果说,2010-2020年间的互联网浪潮,主要以TO C为基调,依附于智能手机上的是上游的制造业富人和下游O2O、社交、电商、短视频等应用富人的话,那么,依附于5G网络形成的将会是人工智能、云计算、机器人、物联网、自动驾驶等高科技产业。

  相对于互联网对其他行业的赋能,5G时代,制造业、交通运输等重资产产业或将得到更全面更深入的赋能,我们将见到智能工厂、智能交通系统、智慧城市的逐渐形成,据估计,到2025年,以5G为动力的工业互联网可能创造23万亿美元的新经济机会。互联网的创富机会与逻辑,或将沿着5G的脉络继续演进。

  在中国GDP坐二望一的关键制胜点上,这里无疑是决胜之地。高通CEO史蒂夫·莫伦科普夫曾表示,“中国的5G部署非常惊人,以往的新科技浪潮,都是由美日韩这些国家引领,中国会晚个5年甚至10年……但5G时代,中国第一年就跟上了步伐推出”。而中美贸易纷争,将高科技自主研发的重要性进一步推至前台。如5G产业中至关重要的半导体产业,最具象地体现出了这种认知的缘由。

  美国上市的市值前20名的半导体概念股中,中国台湾的台积电市值最高,接近2万亿元。而我们熟悉的英特尔、英伟达、博通的市值分别达到了1.78万亿、1.29万亿、7588亿元。此外,半导体产业至关重要的光刻机,几乎被荷兰的阿斯麦(ASML)垄断,后者也在美国上市,市值高达8634亿元,而其年营收仅有924亿元(表2)。

  过去一年,小米卖出了1.2亿部手机,附加其他小米产品,创造总营收2059亿元,但小米集团的市值仅有2200亿元,市销率仅为1倍。

  这种估值反差,鲜明地反映了产业链上下游的强势与否。

  中国的资本和创业者,正在积极补课中。2019年,国内5G产业链尤其是半导体概念股暴涨,显示稚嫩的产业里被倾注了无数希望。

  市场机构CINNO Research的最新报告显示,尽管2020年一季度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同比下降了44%,但华为海思品牌仍然拿到了2221万片的芯片出货量,与去年同期相比基本持平,成功抗住了市场的冲击。至此,海思已成为中国出货量最大的处理器品牌,赶超了对手高通,成功登顶。

  在今年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中,一大批科技富人脱颖而出,正是这股力量的迸发。

  韦尔股份虞仁荣财富暴涨500%,从82亿元跃升至493亿元,从榜单后列大跨步成为第40名。而收购了安世半导体的闻泰科技也越过千亿市值,带动其实控人张学政财富暴涨344%,达179亿元。AI芯片类初创企业寒武纪创业仅3年多,申请科创板被受理,带动年轻的陈天石首次登上榜单。

  5G的大规模铺设,消费级互联网到产业级互联网的跃迁,硬核科技的强势崛起,将会怎样改写富人榜未来10年的创富轨迹呢?■

  附文

  成长20倍+,那些穿越周期的核心资产

  新财富对今年500富人榜上榜人的创富史进行了全面梳理,整理出了每一个富人的第一次上榜时间,和初次上榜时的财富。有些富人,已经故去,有些家族,已然传承,但金钱永不眠,财富成长的速度和奔跑并无止境。

  登上榜单已是不容易,连续成长就更难了。如果以20倍来衡量成长性(即该富人2020年财富除以首次上榜时财富-100%),令人惊讶的是,有多达37位富人在上榜之后,仍获得了20倍以上的财富增长,其中,更有11位富人,在上榜之后财富增长超过100倍。

  其中,涨幅高达500倍以上的富人分别是马化腾、许家印、何享健家族、马云,成长最持久、最高亢的他们,也均位于今年富人榜的前6名。

  马化腾于2004年以3.5亿元上榜,当时仅33岁,今年他的财富值已经达到2767亿元,上榜后财富增幅790倍。涨幅第二名是恒大集团许家印,其2003年以3亿元上榜,今年财富值为1981亿元,上榜后财富增幅659倍。涨幅第三是美的何享健,他在2003年时以2.7亿元上榜,今年财富1653亿元,上榜后财富增幅611倍。

  涨幅超过20倍的富人中,TMT行业贡献了8名,占比21%,为各行业中排名最高;房地产和综合行业各自贡献了7名,占比19%,并列第二;金融服务行业富人也有3名,分别是刘益谦(2003)、肖建华(2004)、沈南鹏(2004),居第三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