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热点

万达电影遭深交所7问 商誉减值、现金流紧张等问题受质疑

【基金经理PK:董承非、傅鹏博、朱少醒、刘彦春等,谁更值得托付?】买基金就是选基金经理,什么样的基金经理值得托付?哪些基金经理值得你托付?怎么才能选到好的基金经理呢?2020金麒麟最佳基金经理评选,快给你心仪的基金经理投票吧!【投票】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证券时报记者 叶玲珍

  因计提资产减值导致2019年亏损逾40亿元,万达电影于5月11晚间收到来自交易所的年报问询函。

  数据显示,2019年度,万达电影实现营业收入154.35亿元,比上年微降5.23%;归母净利润-47亿元,同比下降324.87%,为近五年来首度亏损。

  细究万达电影2019年巨亏的原因,商誉减值为主要因素。在万达电影的年度审计报告中,审计师亦将商誉减值列入了年度关键审计事项。

  自2015年登陆资本市场以来,万达电影保持高频的并购节奏,在构建全产业链生态圈的同时,也积累了大额商誉。本次计提前,公司商誉余额达135亿元。

  数据显示,万达电影2019年度计提商誉减值准备55.75亿元,占资产减值总额比例超90%。具体而言,公司对并购影城业务、广告业务和时光网资产组分别计提商誉减值23.4亿元、12.42亿元、19.93亿元,各占商誉账面价值83.18%、100%、90.78%。

  截至2019年末,公司商誉余额为80亿元,占总资产的30%,占净资产的58%。

  交易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本次计提的商誉所在资产组或资产组组合的具体内容,以及商誉减值测试的过程与方法,并进一步说明在2019年集中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是否合理,是否存在调节利润的情形。

  对于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资产组,交易所亦表示高度关注。根据问询函要求,万达电影需明确说明未对境外业务、游戏发行及相关业务、电影制作发行、电视剧制作发行等四个资产组合计逾70亿元商誉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原因及理由。

  在重点关注商誉减值问题的同时,交易所还对公司存货、预付款项、长期待摊费用、现金流等其他问题进行询问。

  数据显示,万达电影截至2019年末存货余额为21.54亿元,较上年增长72%,且未计提存货减值准备。交易所要求公司补充说明存货增长是否与营收增长相匹配,并详述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具体计算过程及合理性。

  截至2019年末,万达电影因新增参投影视项目和预付影城设备采购款,预付账款同比增加43%至12.18亿元。交易所对此表示关注,要求公司补充披露新增影视项目的具体情况,并结合相关影城的经营情况、计提资产减值情况说明采购的合理性。

  2019年度,万达电影对主要核算为影城装修费的长期待摊费用计提减值准备2.78亿元,其中并购影城计提1.67亿元,自建影城计提1.11亿元。对此,交易所要求公司说明具体计算过程及计提时点的合理性。

  另外,问询函还提及了万达电影的资产结构和流动性问题。截至2019年末,万达电影货币资金为24.63亿元,短期借款为34.5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余额为10.88亿元。交易所要求公司分析偿债及付息能力,并说明应对偿债风险的措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