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头条

美媒:中国10年内将装备3款新洲际导弹和隐身轰炸机

5月4日,美军战略司令部(US STRATCOM)在推特上发布了一份指责中俄朝战略武器发展的简报图,大体上描述了目前美国“对手”近年来的核武装力量发展脉络。战略司令部这份简报图虽然不长,但大体上涵盖了中美俄目前外界所知的主要核武器项目,算是为美国的老百姓做了个科普。

  根据美军战略司令部的简报图的描述,在过去10年里,解放军发展部署了3种有效的新型投送载具:东风-31AG、东风-5B和东风-26。在2030年内(10年内)将部署三种有效的平台:东风-41和巨浪-3,还有井基部署DF-5的另一种改进型DF-5C,以及隐身轰炸机。但在未来相关核平台和核投送载具方面,即将部署的,适配于轰-6N的空射弹道导弹(美国称之为CH-AS-X-13)在10年内都不会进入生产阶段,同时解放军还在发展下一代战略核潜艇096型也会在2030年后入役。在这份简报的最后,美军还宣称要发展新的核武器,应对“今天和将来真实存在的威胁”云云。

  这份简报是去年10月24日战略司令部司令理查德上将在参议院武装力量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发言的精简版。去年10月,主管美国核打击与核反击的美军战略司令部,向国会的重要议员们介绍了中俄朝三国对美“核威胁”的基本情况。

  理查德在听证会上指出,解放军、俄军和朝鲜人民军在过去10年里已发展多型先进核载具,扩大了核载具数量,和目前只发展了三款核载具的美国形成鲜明对比,对美国的现有核载具形成了“优势”。在听证会上,理查德还表明,解放军正在发展天基早期预警能力,同时在发展轰-6N和新型潜射导弹等三位一体打击力量,优化指挥控制系统,同时增加了弹头数量。

  虽然受限于情报来源和分析方法,美军的这份的报告并不算精确,对于很多新的项目并没有做到“料敌从宽”,但依旧可以看作美军官方对于中国核力量发展的一次比较全面的评估。这也是我国去年阅兵中全方位展示核武力以后,美军做出的直接回应。

  美军的军费全球第一,美国的核武库,包括弹头、核导弹、核轰炸机还有战略核潜艇规模都是世界第一。除此以外,美军正在发展的三个核武器项目——GBSD、B-21和哥伦比亚级核潜艇,单项目耗资都在1000亿美元以上。因此战略司令部这份报告煞有介事的说美国“核武库规模缩小85%”而“中俄核扩军”,无非是一种“贼喊捉贼”。其目的,当然是为本国下一阶段核武器新平台的相关研发、制造提供更加充足的理由。同时,随着美俄核军控条约到期,美国这种“科普”性质的宣传,也为后续拉中国进入核裁军三边条约的政府动作打好舆论基础。

  但这份文件也说明中国过去20年里核武力规模和核武器质量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我国在核武力部署和发展方面是高度保密的,有效维持了“信息黑洞”这一优势。但是从公开的信息也足以看出,在过去十年里,我国的核扩军和常规武力扩军一直是同步进行的。

  这一点体现在我国的载具发展上。在载具发展方面,去年国庆阅兵中亮相的5型核载具(东风-5B,东风-26,巨浪-2 东风-41和东风-31AG),基本上都是上世纪末、本世纪初立项的,和我军几乎所有三代平台和四代平台立项时间一致。这证明,我国的核武力与常规武力发展逻辑是一致的,研发目的都是要为上升的国力保驾护航,而1910工程的阅兵可以视为这一代核平台研发成功后的一次集体展示。

  和载具发展同步的是,我军的核部队编制规模也在军改后得到了扩大。关于我火箭军的核导弹规模到底有多大,笔者就算知道也是不能写的。但公开资料表明,在军改前,一共有超过10个洲际导弹旅。军改后,火箭军执行了基地-旅的编制体制改革,导弹旅数量整体增加,其中洲际导弹旅被扩充到了接近20个,编制扩大了60%。

  而且,在火箭军上一轮编制体制改革中,每个导弹旅的导弹发射数量也有了显著增加。我国的核载具数量,从接近百枚发展达到数百枚。考虑到东风-5B和东风41两种导弹具备多弹头(MIRV)能力,我国的核弹头数量也从上百个增加到达到数百枚弹头的水平。

  核导旅公开信息较少,但只言片语中仍然可以发现编制体制有所扩大

  与之相对的,美俄的核载具数量,在New Start条约的规定下,仅仅保持有700多枚载具,1550发部署状态的弹头。在载具总量方面,解放军的载具数量已经达到了美俄的三分之一左右。这还不考虑空军某轰炸机旅需要的32枚弹头/导弹以及6艘094需要的72发巨浪-3型潜射弹道导弹与72枚以上适配的弹头。如果在计算这些载具以后,我军的载具数量与美俄之间的差距还会进一步缩小,但由于我军目前列装的多弹头载具较少,总体弹头数量有差距。

  虽然现在大量火箭军部队处于“缺编”、“顶编”状态,空军和海军的两款新型导弹尚没有太多公开消息,但是如果海军、空军和火箭军在未来5年补齐了编制内导弹和弹头,那么解放军编制内核武力规模,将接近New Start条约下的美俄三分之二的水平。

  海空军新建核力量“有机无弹”的局面,还要持续一段时间

  虽然当前中国核武库规模较小,但中国已经证明自己有能力扩充核载具和核导部队,足以引起美国的重视以及一定程度上的“核焦虑”。

  首先就是美国自认为陷入了核劣势。在过去30年里,美国基本维持了一家独大的核军备态势。冷战结束以后,美国和俄罗斯在START条约下维系了相同的核规模,但美国依靠核载具的先进性能,维持了对俄的核优势。但随着中国崛起,加上俄罗斯研发了“萨尔马特”和“先锋”等新的有效核平台成功研发,中俄核力量之和已经是简单的1+1>1。这种态势变化对于“大国竞争”时代的美军,是“80年未有之大变局”。

  从二战结束开始,美国对于太平洋西岸远东的地区的核力量投入就较少,有限的核武器仅仅负责打击苏联远东方面的目标和中国境内的工业/军事目标。在冷战结束以后,美苏双方削减绝大部分战术核武器和80%的战略核武器,美军的主要核力量也因此部署用于对付欧洲的俄罗斯。如果中国核武器规模增长,美国战略司令部势必要分兵,向西海岸部署更多的核潜艇与轰炸机部队,以及至关重要的侦察情报力量,以应对解放军的核力量。这对于美军整体的核态势而言,是一种字面意义的“拆东墙补西墙”。

  美国搞霸权主义,长期目标是维持超过中俄之和的优势核武力。为了避免“此消彼长”,美军最好的应对手段是核扩军。但美国的整体国力,加上国内的政治意愿,以及当前的START体系,无法支持美国在未来建造对中俄的“绝对核优势”。

  首先是核载具问题。美军的现有核平台正处于集体升级换代的进程当中,短时间内无法扩充数量和质量。美国的主流核载具,包括B-2轰炸机、民兵-3陆基弹道导弹还有三叉戟-D2潜射弹道导弹,都是80年代前后定型的,虽然在今天的同类武器中仍属先进,但其装备本身即将寿终正寝,美军亟待研制新的平台替代解放军的载具。美军目前军费的大头,就用于研发B-21、GBSD和哥伦比亚级战略核潜艇上。这三款武器的研制费用,均高于F-35和10艘“福特”级航母,而且20年代早期无法定型。

  而在政治意愿方面,虽然美国国内已经就START条约不符合美国利益达成了共识,但“不参加军备竞赛”目前仍是美国民众和两党的“政治正确”。即便是目前较为鹰派的共和党党内,“核竞赛”都是一个难以达成共识的话题,在民主党控制众议院的今天,即便是特朗普当局也无法动摇国本开启对抗中俄的核竞赛。

  美国当前的核态势和欧洲20世纪初期“战列舰竞赛”的趋势很像,美国的在这样的情况下,选择也和当年的英国类似:发动舆论攻势,对内宣传民族主义,让两党为核扩军达成共识;对外逼迫中国“就范”,签署类似于《华盛顿海军条约》那样核裁军条约,通过条约的方式维系美国霸权。

  美国这种“中国核扩军”的简单宣传从今年开始就没有停过。自美俄开始就New Start条约续约谈判以来,特朗普当局的一贯政策就是拉中国进入条约,为此还在3月炮制了什么“中国在新疆核试验场实施小当量核试验”云云来造势,制造国际舆论逼迫中国参加美俄核裁军谈判。虽然美国对于中国“核裁军”的目标没有达成共识,同时模糊的解放军核政策也让美国当局无法指定确切的目标。但在特朗普时代,“有枣没枣打三杆子”已经成为美国外交政策的常态。可以预见的是,随着美俄续约谈判走向僵局,美国未来几个月对于中国核力量的指责将会越来越多,战略司令部这样的“舆论宣传”也会越来越多。

  就在笔者这篇文章周五成文的时候,环球时报总编同日一篇呼吁核扩军的社论也引发了网络讨论的热潮,笔者的这篇军评也算是无意中赶上了一个热点。胡编的观点无疑也反映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忧虑。核武器是维系人类和平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是人民群众安宁生活的武力基石。只有我们的人民核武力拥有足够的威慑能力,才能让老百姓吃下“定心丸”,安居乐业,谋求发展。

  打铁还需自身硬,对于今天的中国来讲,无论美国人如何渲染中国的核威胁,在舆论上兴起什么风浪,中国按照自己的节奏,打造符合历史潮流和人民需要的核武库,才是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最佳方法。

  老胡是在5月8日发表的社论,作为一个老战地记者,老胡在发表社论时,应该想起了那些死在贝尔格莱德的烈士们

关键字 : 中国 我要反馈 军事公众号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军事官方微信(sinamilnews)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