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头条

侠客岛:为5毛钱引众怒,丰巢戳中了什么痛点?

“快递送单位?办公室久坐,下楼当运动。送家里没人?扔门口,丢了我负责。疫情期间不让进小区?可以理解,跑两步自己取。该送你不送,莫名乱收费?哟,真当您是我爸爸?”

  一段网友留言,很形象地描述了最近快递买主和丰巢快递柜之间的“爱怨情仇”。

5月7日,杭州东新园小区内的丰巢快递柜已经不能使用(图源:东方IC)  收费

  4月30日起,丰巢快递柜在全国启动会员制服务;非会员用户在快递存放超过12小时后,会被收取每12小时0.5元的寄存费,3元封顶,法定节假日不计费。

  消息一出,引来声讨不断:

  杭州东新园小区业委会表态称此举损害业主利益,自快递柜正式增收费用之日起,暂停启用,随即直接切断了快递柜电源。

  上海中环花苑小区业委会以“教科书级的写作”从企业经营、业务流程、通识逻辑等角度痛斥丰巢,称若业主相关诉求得不到满足,小区内丰巢快递柜将无限期停止使用。

  在业委会参与者网络交流平台“众蚁社区”上,78个小区抱团抵制涨价条款,包邮区、非包邮区群众摒弃前嫌、携手共“战”。

  而当丰巢方面以“业委会严重违约”、“(丰巢)无法在支付高额场地费的同时给业主提供免费服务”予以回击之际,舆论圈则掀起了空前的“科普”热潮。

  有小区业主掰开揉碎地做了一番计算:

  丰巢快递柜提供大、中、小3种存放格,分别向快递员收取0.45元、0.4元、0.35元/单的使用费,假设每个存放格的周转率为1天1次,单个快递柜共有80格,那么以0.4元/单的中间值计算,单个快递柜每日收入至少为36元;以上海为例,每台丰巢快递柜每天缴纳场地租金十几元,则已投入使用的快递柜单日平均利润率或已超过200%(柜机屏幕广告收益、非会员寄存费另计)。

  谁在良性循环并具备持续盈利可能,已经再清楚不过。

东新园小区业委会相关文件  不满

  企业求利,这本身无可非议,但利从何处来,就得好好唠唠了。

  先抛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快递买主什么时候同意过快递员将货品放进丰巢快递柜了?

  根据我国《快递暂行条例》第二十五条规定,经营快递业务的企业应当将快件投递到约定的收件地址、收件人或者收件人指定的代收人,并告知收件人或者代收人当面验收;《智能快件箱寄递服务管理办法》第二十二条规定,智能快件箱使用企业使用智能快件箱投递快件,应当征得收件人同意,收件人不同意的,企业应当按照快递服务合同约定的名址提供投递服务。

  也就是说,用户地址填到哪里,快递就要送到哪里,如果不得不放到快递柜,必须经过用户同意;在电商、物流平台、快递小哥、收件人的连贯链条中,有多少人的快递未经许可就被塞进了“横空出世”的快递柜,如今还要为“免费寄存12小时”、“按时取即赠红包”感激涕零?

  再者,快递买主在下单时就已付过快递费,为什么还要在收货前再付一次?快递小哥将快递放入丰巢时,也已付过使用费,为什么还要用户买单?当一些竞品快递柜的免费时限都在24小时及以上时,丰巢将自己的免费时限设定为12小时,不说别的,岛叔岛妹这样的“007”怎么办?

  2015年,丰巢成立之初,顺丰、申通、中通、韵达、普洛斯5家物流公司共同投资,“以期解决快递末端难的问题”;一周前,丰巢宣布收购“行业排名第二”的中邮智递,市场占有率将达69%之际,却忘了昔日与小区洽谈进场时的“对客户全免费”,确实有跑马圈地再过河拆桥的意味。

  上海中环花苑小区业委会的声明中就说了句“大实话”:“愿意付费的快递员是一类群体,愿意付费的客户是一类群体,其他客户也是一类群体。最后这一类群体不是被你免费服务了5年,是叫苦不迭了5年。”

  人们真正较真的,又哪里是什么5毛钱。

侠客岛微博就丰巢收取超时保管费发布投票,多数人选择“不接受”  逻辑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快递业务量总计630亿件,全国全年入柜包裹量约占其中的10%。

  对比整个快递行业,智能快递柜服务仍处于初级阶段,由于其盈利模式尚不清晰,丰巢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3.34亿元,亏损2.45亿元,2019年全年营收16.14亿元,亏损7.81亿元,在“烧钱”的同时,等待着行业空间拓宽和用户数量增长。

  中国快递协会相关负责人告诉岛妹,截至目前,快递柜的主要盈利模式是向快递公司收费。发件人的快递费包括揽收、分拣、运输、配送4个环节的服务,配送环节由于自动化程度最低,一直是其中的薄弱项;且由于快递员的配送费通常高于快递柜的使用费,为了提高配送效率,快递员天然有动力使用快递柜完成配送。

  面对有限的盈利,资本的耐心日益消耗;而在上线会员功能后,丰巢方面称12小时内取件比例提升了5%,“每天早上空出近百万个格口”、“带来极大的资源使用率提升”。

  市场行为由市场调节,就这一点,本来消费者自主选择购买会员、公司合理盈利也没什么好说,但违背用户知情权、未征得用户同意就将快递入柜,则被不少业内专家定性为违法。

江苏省邮政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建议用户维权(图源:齐鲁壹点)  比起商业上的“吃相难看”,挑动消费者神经的更是相关企业的傲慢。强制寄存、超时增费不免让人想起10年前的“淘宝十月围城”事件(岛注:平台大幅提高商家技术服务年费,中小卖家群起围攻)。涉事人员在事后回忆,“企业做的已经不单纯是生意,平台有了社会公共属性,它为上亿消费者服务,就要有敬畏之心。”

  如果无法按捺住收费的冲动,就要有被“用脚投票”、“请出场外”的思想准备;而良性的市场秩序不能单靠“企业良心”,对于监管部门来说,也需要完善规则,培育更成熟的市场竞争主体,保护消费者说NO的权利。

  有意思的是,在丰巢陷入舆论漩涡的同时,申通、圆通、百世、韵达等多家快递公司同时宣布涨价,理由是“全国高速公路已于5月6日恢复正常收费,成本上涨”。

  看来快递行业的困境及野心,远不止于小小的快递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