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头条

明知前方可能有大坑 为何这些私募还是选择了ST股?

【基金经理PK:董承非、傅鹏博、朱少醒、刘彦春等,谁更值得托付?】买基金就是选基金经理,什么样的基金经理值得托付?哪些基金经理值得你托付?怎么才能选到好的基金经理呢?2020金麒麟最佳基金经理评选,快给你心仪的基金经理投票吧!【投票】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龙力

  作为专业的投资机构,阳光私募不可能不知道投资ST股面临的巨大风险,然而,明知前方可能有大坑,却还是有不少私募选择了ST股。

  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共有69只私募基金出现在45只ST股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从持股基金数量来看,*ST当代(000673.SZ)居于首位,公司今年一季报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有多达6个是私募,此外,还有另外13只个股一季报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都出现了不少于1个私募产品。

  数据来源:wind,界面新闻研究部整理

  当代东方因2018年、2019年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连续为负值,且2019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自今年4月29日起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处理,股票简称由“当代东方”变更为“*ST 当代”。

  具体来看,今年第一季度*ST东方前十大流通股东中的私募基金分别是“信惠64号”、“信惠36号”、“信惠94号”、“信惠52号”以及“华昇85号”、“华昇81号”,合计的持股数量为2975.42万股,占该股总股本的比例为3.76%。

  准确地来讲,信惠系列产品以及华昇系列产品最初并不是冲着ST股的身份而来的。

  早在2017年三季度的时候,华昇系列四只产品就曾新进出现在当代东方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同年年报时,信惠系列五只产品也新进成为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在2017年,虽然净利润同比下滑38.2%,但当代东方还尚未亏损。

  此后至今,信惠系列产品以及华昇系列产品则多次现身当代东方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

  不过,虽然初衷并非压注ST股,在2018年已经亏损并且2019年各个季度的业绩陆续披露之后,当代东方将被ST已经有迹可循,在这种情况下依然选择继续持有,也表明了这些私募产品对于参与ST股并不排斥。

  股价方面,自2018年5月18日以来,当代东方股价一路波动下行,截至5月11日,最新收盘价仅为1.74元/股,区间跌幅高达92.1%,仅今年二季度以来公司的股价跌幅也已经达到了38.08%。

  如果说信惠系列产品以及华昇系列产品选择*ST当代还有些“顺其自然”的意味,另外一些私募则是在明知个股大概率将“披星戴帽”的情况下依然义无反顾地进行增持。

  比如杭州鲸泓投资旗下的“鲸泓投资稳健成长”,今年一季报,该产品新进成为了*ST乐通的第四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数量为171.99万股,占该股总股本的比例为0.86%。

  *ST乐通的主营业务分为油墨制造和互联网广告营销两大板块,2018年公司亏损3374.6万元,2019年前三季度已经亏损1428.63万元,而在今年1月底公司也已经公告预计2019年全年亏损2.8-3亿元,种种迹象看来,最终会被ST几乎毫无悬念。

  在这种情况下,“鲸泓投资稳健成长”大概率是有意为之。

  在今年一季报时新进ST股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的还有“和沣远景”、“瑞丰医药投资基金”以及“浙金?汇利44号”,各自持有的个股分别是*ST湘电、*ST百花、*ST中天(维权)等。

  事实上,A股历来都有炒作ST股的传统。原因在于相关的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往往都有强烈的保壳愿望,会不遗余力地尝试采取措施来改善公司的业绩状况。很多ST股此前股价已经有了较大幅度的下跌,一旦业绩好转股价通常能够大幅反弹。

  特别是,在各种保壳的措施中,并购重组往往是出现频率很高的手段,在A股历史上,一旦个股重组成功,股价一飞冲天的情况并不少见。

  私募之所以选择ST股大概率也是基于以上的逻辑。

  然而,ST股能否保壳成功终究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特别是近年来,A股市场壳资源股早已不再稀缺,并购重组想要通过审核也并不简单。在这种情况下,依然压注ST股的风险极大。

  另外,易联达资产的基金经理刘斌指出,最近一段时间里,A股市场散户资金的力量在减少,使得类似ST股这种低价和纯眼球效应的品种缺乏支撑,市场当前的资金主体中,散户是弱化的,机构投资者、外资是强化的,所以更加吸引眼球的是大市值的品种,压注ST股这种投资方式并不可取。

  Wind数据显示,以5月11日收盘价计算,在一季度末私募位列前十大流通股东之列的45只个股中,有多达34只股票自4月以来股价出现下跌,其中15只个股区间跌幅超过15%。

  对于这些压注ST股的私募而言,明知道风险极大,却依然选择参与其中,不知其投资者会作何感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