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头条

特斯拉强行开工背后:强硬的马斯克和尴尬的加州政府

科技 郑峻发自美国硅谷

  马斯克高调对抗地方政府的管制令,强行复工特斯拉工厂,给加州政府出了一个非常尴尬的难题。默许特斯拉违规,只会导致其他企业纷纷抗命,政府法令失去公信力和执行力。但他们又不愿意在经济下滑大量失业的时候,失去特斯拉这样的就业大户。

  强行违规复工生产

  今天的旧金山湾区有些阴冷,没有了前几天的夏日感觉。下午5点半,科技记者驱车来到特斯拉在东湾弗里蒙特Fremont的工厂门口,看到已经有NBC电视台等媒体的车辆等在了门口。正值下班时间,戴着红色门禁卡的员工陆续从工厂走出来,走向门口停放的员工大巴和停车场。前些天还是空空荡荡的停车场,今天已经停了至少一半以上的车辆。

  显然,这里已经是一副繁忙的开工景象。这家特斯拉北美唯一的汽车组装厂其实就周末就已经部分复工,而且生产组装出了约200辆Model Y和Model 3。据报道特斯拉已经通知其他工人几天后回来上班,本周就全面复工。略感意外的是,在走出来的下班员工中,还是有不少人没有戴口罩。

  特斯拉和马斯克又双叒叕成为了媒体关注焦点。因为这家工厂并没有通过阿拉米达郡(Alameda County)政府的安全评估和开工批准。因为没有获准复工,暴怒的马斯克一边威胁要把特斯拉总部搬到得克萨斯州,一边无视郡政府的禁令强行复工生产。同时,特斯拉还在加州地区法院起诉了阿拉米达郡政府。

  特斯拉不需要投广告,马斯克就自带流量。在分析师会议上爆粗口,怒骂防疫居家令是法西斯,公开宣称特斯拉股价过高(无视SEC和解协议),在推特宣布出售自己房产,迎来自己第六个儿子(六个全是儿子),还取了一个极具科幻感的名字,批评巴菲特看财报做投资的人生没劲。在过去的十天时间,他牢牢占据着科技媒体的要闻区。

  公开顶牛阿拉米达郡政府强行复工,只不过是他的又一次叛逆举动。在复工之后,马斯克今天在推特公开挑战郡政府:加州政府都同意复工了,但郡政府官员却不同意。美国其他汽车工厂都获准开工了,只有特斯拉不能开工。一团糟。他还直接挑衅说:“特斯拉工厂就是抗命复工了,我就在工厂。如果要抓人,就抓我一个人好了。”

  早就想复工生产了

  关于弗里蒙特工厂,马斯克早就窝了一肚子火。3月16日旧金山湾区宣布居家停摆,成为全美第一个宣布管制的地区,但并不属于“民生必需企业”的特斯拉工厂却拒绝停工,甚至鼓励员工坚持上班,直到媒体曝光和阿拉米达郡政府警告之后,才极其不情愿地在3月23日宣布停工,比其他企业拖延了整整一个星期。

  马斯克也不觉得新冠疫情有多么可怕。3月份美国疫情已经急剧增长的时候,马斯克却连续多次在推特上公开表示,“对新冠病毒感到恐慌是愚蠢的”,“新冠的死亡率被夸大了”,“恐慌带来的危害远远超过新冠本身”。此外,马斯克还对SpaceX的员工表示,交通事故比新冠更为可怕,自己会坚持上班。

  在美国成为全球疫情第一重灾区之后,马斯克宣布特斯拉要转作呼吸机帮助抗疫,随后他从中国采购了1000多部呼吸机捐给洛杉矶和纽约两大重灾市。马斯克在洛杉矶的豪宅区Bel-Air拥有六个豪宅(已经挂牌出售两个),在硅谷的中半岛也有一座庄园府邸;每周乘坐私人飞机来回于硅谷的特斯拉和洛杉矶的SpaceX办公。

  在近期美国联邦政府鼓动复工之后,马斯克更是着急复工,这才有了电话会议上爆粗口的一幕。工厂停工意味着特斯拉无法交付,无法获得现金流,会加快宝贵的资金消耗,影响特斯拉实现现金流转正的既定目标。特斯拉在美国共有三座工厂,纽约州一个太阳能电池工厂,内华达一个汽车电池工厂,还有就是弗里蒙特这个汽车组装工厂。

  上周加州州长纽森宣布对经济重开计划进行调整,允许一些商店和工厂在保证防疫安全的前提下开工生产。但旧金山湾区几个郡政府为了确保安全,统一决定把湾区的居家令坚持到本月底,弗里蒙特工厂所在的阿拉米达郡政府也在其中。阿拉米达郡政府卫生局主管复工的华裔女官员也认为特斯拉工厂还没有做好防疫安全准备,需要再等待一周时间。这位女官员是一位已经从业二十多年的传染病专家。

  威胁政府引发争议

  本以为看到复工曙光的马斯克大为光火,决定起诉阿拉米达郡政府,同时强行复工生产。马斯克暴怒地在推特上宣布,“这是最后一根稻草,特斯拉总部和未来规划立即前往得克萨斯州和内华达州。弗里蒙特工厂是否保留,将屈居于我们以后受到的对待。特斯拉可是加州最后一家汽车工厂了。”

  需要强调的是,马斯克所吐槽的“其他汽车厂商都获准开工了”,这些工厂都不在旧金山湾区;阿拉米达郡政府并非有意针对特斯拉,而是不肯给特斯拉特殊待遇。但他这种强硬开工的态度,也给阿拉米达郡政府出了一个难题:如果特斯拉威胁就给他们开绿灯,郡政府的法令还有什么公信力?

  马斯克公开对抗郡政府的决定,引发了不小的争议。他有自己的支持者,也有不少的批评者。特斯拉总部所在的帕洛阿尔托Palo Alto市长范恩(Adrian Fine)转发了马斯克的推特,“对特斯拉离开帕罗阿托感到很难过和失望,自己随时准备提供帮助”。马斯克对此回复表示感谢。

  与此同时,加州众议员冈萨雷斯(Lorena Gonzalez)却对特斯拉这种公开抗命和威胁政府的做法非常不满:“特斯拉从美国政府拿到了49亿美元的补贴,单是加州政府就给了超过10亿美元。他现在却公开违反政府法令。”最后她情绪激动地爆了粗口,“Fxxk Elon Musk”。马斯克特意给辱骂自己的这条推特点了赞。

  前克林顿政府时期的美国劳工部长、加州伯克利大学教授里奇(Robert Reich)也在推特上对马斯克提出了批评,“特斯拉停发了数以千计的工厂工人工资,马斯克却拿到了7亿美元的奖金(股价上涨的奖金)。现在因为没有获准开工,他就要威胁关闭弗里蒙特工厂。”里奇在推特拥有88万粉丝,是美国知名学者和意见领袖。在他公开批评之后,里奇发现自己被马斯克拉黑了。

  WorldOmeter的数据显示,特斯拉总部和工厂所在的圣克拉拉郡和阿拉米达郡累计确诊4400多人,死亡200人。其中两百万人口的圣克拉拉郡只进行了不到4.2万次核酸检测。

  各级政府不提处罚

  阿拉米达郡政府警察局周一下午表示,他们已经获知特斯拉弗里蒙特工厂强行开工,并就此违规行为通知特斯拉,必须在郡卫生部门批准他们的复工计划之后才能开工。但这份声明并没有提到是否以及如何处罚特斯拉的违规行为。加州州长纽森则试图淡化事态,提出允许特斯拉工厂最快在下周复工。

  不过,弗里蒙特市长的态度或许是最关键因素,因为具体处罚决定是由弗里蒙特市做出的。弗里蒙特华裔女市长高叙加(Lily Mei)表示,“很多必要企业都证明他们可以严格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开工,相信制造业也可以实施这些安全规定,尤其是那些对本市就业非常关键的企业”。她同样没有提到是否处罚特斯拉,而是积极鼓励特斯拉和郡政府沟通以获得正式开工许可。

  对加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来说,如今是一个尴尬的时刻。由于经济停摆导致税收收入下滑和支出大幅增加,加州政府到明年夏天将面临543亿美元的预算赤字。加州政府预计这个财年的税收收入比四个月前预期的数额减少了412亿美元,降幅高达25%。州政府的税收收入主要来自于个人所得税、企业所得税和销售税。失业更是一个难题,自3月中旬以来加州新增失业人数接近450万人,失业率可能最终会达到25%。

  在这样的时刻,加州各级政府都不愿失去特斯拉这样的大企业和雇主。特斯拉在硅谷地区了雇佣了1万名员工。或许马斯克也是吃准了加州政府不敢对特斯拉严格执法,更不敢以公开违反开工禁令的罪名逮捕自己。但此次特斯拉强行抗命之后,以后其他企业巨头是否也会随之效仿,加州政府的法令还有多少公信力和执行力?

  在暴怒的马斯克背后,是尴尬的加州政府。该不该给特斯拉特殊待遇?目前看起来是默许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