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头条

格局未定:头部新势力造车争夺赛正酣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0年年初的一场疫情,不仅打乱了中国汽车市场的运行节奏,也将一度野蛮生长的造车新势力,推向了淘汰赛的关口。

  在国内新能源汽车消费市场需求走低和竞争持续加剧、资本加剧向少数优质企业聚拢的当下,造车新势力们也在产业重构中迎来生死大考。

  一边是部分企业频繁传出裁员、降薪、高管出走的消息;另一边是蔚来、威马、小鹏等头部新势力企业动作不断,加快战略布局与产品投放。

  继小鹏汽车收购福迪汽车解决造车资质、推出旗下第二款量产车型小鹏P7,蔚来汽车敲定与合肥70亿元人民币的战略投资协议后,5月10日,威马汽车也迎来旗下全新量产车型EX5-Z的上市和概念车威马Maven的发布。

  然而,“内忧”与“外患”却时刻影响造车新势力的进一步发展。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4月,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为8万辆和7.2万辆,同比分别下降22.1%和26.5%;而2020年以来,“闯入者”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销量却同比猛增,不断蚕食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这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显然是不利的消息。

  “特斯拉入华对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会带来很大冲击。蔚来、小鹏、威马等中国造车新势力刚刚起步,在这一个还不算大的市场里,新能源汽车的销量会被特斯拉挤去一块。我多少有点为我们造车新势力担忧。”此前,国家新能源汽车创新工程项目专家组组长王秉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同时,面对大举进入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传统燃油车企业,如何突出重围,也考验着各个新造车企业的战略制定与执行能力。

  问题不断

  事实上,对于造车新势力而言,即便是处于第一梯队的蔚来、威马、小鹏和理想,在面向市场、面向消费者之后,也面对许多新模式下带来的新困境。

  从造车新势力诞生之时,产品质量一直是业内关注的焦点。而近年来频发的电动汽车自燃与起火事件,也一次又一次将造车新势力送上“风口浪尖”。

  5月7日高速公路“刹车失灵”事件的负面影响还未消除,5月8日,一台理想ONE街头起火的消息再次引发业内质疑。

  “客观讲,汽油车的自燃率比新能源车要高。”5月11日,威马汽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沈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新能源汽车作为新生事物,消费者容易不放心;另外,新能源汽车发展早期相对不争气。尽管2018年之后威马、小鹏一些好的产品上市,但时间还是比较短,不能改变消费者心中的印象,所以每次新能源汽车着火了,大家就很紧张。”

  如果说产品品质和安全性能够随着产品技术研发和迭代来改进,那么近期一众高管的离职对还在发展中的新造车企业而言无疑是“釜底抽薪”。

  5月7日,爱驰汽车执行副总裁蔡建军在一封内部信中宣布,将于近期正式离开爱驰汽车。

  而造车新势力高管出走、回归传统车企,仿佛成了潮流。据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以来,天际汽车首席营销官向东平、合众副总裁邓凌、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谷俊丽、蔚来副总裁朱江、原蔚来副总裁黄晨东、零跑汽车副总裁赵刚已经先后离职。

  在业内人士看来,高管出走的背后是造车新势力发展的不确定性。“借助外部融资来支撑持续投入,是近年来造车新势力的共同模式。但在市场寒冬与资本寒冬的双重压力下,如何实现自我造血考验着各个新造车企业的生存能力。”

  上述业内人士指出,对于目前还显稚嫩的造车新势力而言,面临研发、生产、渠道建设和交付等诸多问题,是无法只凭借融资到账就能够解决的。即便是刚刚拿到70亿融资的蔚来,财务状况也并不健康。

  沈晖也多次公开指出,如何在资本寒冬、车市下行的大背景下尽快摆脱初创公司的身份,实现自我造血和快速盈利才是造车新势力的最大的问题。

  “从全年的毛利率为正这个目标来讲,威马可能是第一家造车新势力能做到的,这也是威马的优势。”沈晖表示,威马第一个目标是实现现金流管理;第二个目标是增长,也就是销量的增长;第三个目标是毛利率为正;第四个目标是净利润为正。

  机会何在

  作为新物种闯入汽车行业的造车新势力,虽然有着自身的不足之处,但也并非一无是处。相比于传统车企,造车新势力在智能网联领域的表现更为激进,在人机交互、数据分享等方向的积极尝试,给中国的汽车产业智能网联化变革注入了新的基因。

  而蔚来、威马、小鹏等头部企业销量和市场占有率的提升也给了造车新势力无限希望。

  5月6日,蔚来汽车官方对外公布了今年截至4月的销量情况。具体来看,4月交付量为3155辆,实现同比环比双增长,同比上涨181%,环比上涨106%。截至4月底,蔚来2020年累计交付已经达到6993辆。

  根据理想4月30日媒体沟通会上的数据,截至4月29日,理想4月交付2600辆。从今年整个大环境的角度考虑,理想的表现也比较亮眼。自交付以来,从2019年12月至2020年4月底,理想5个月在全国交付已超过6500辆。

  而银保监会数据显示,2020年一季度,造车新势力中威马、蔚来、小鹏三家总计上险量8385台,在中国新能源纯电市场占比约10%,市场占有率比去年同期暴涨106%。据了解,2019年一季度三家新势力上险总量9070台,但在中国新能源纯电市场占比约5%。

  “我们认为下半年中国汽车市场是会恢复起来的,威马内部目标不会变。”沈晖预测,主流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恢复会慢一点,但蔚来与特斯拉这样的豪华车市场恢复会相对较快。

  面对特斯拉国产化给造车新势力带来的冲击,无论是蔚来创始人李斌还是威马创始人沈晖,都认为特斯拉的存在并非只是威胁,更多的是对整个行业的拉动作用。

  “首先蔚来、威马、小鹏并不一定是竞争关系,而是共同发展的关系。事实上,蔚来、威马、小鹏如何与特斯拉竞争更为关键,用三国的故事来打个比方就是‘三英战吕布’。”在沈晖看来,中国的造车新势力与特斯拉相比并不弱势。

  “很多方面比特斯拉厉害,特斯拉进中国并与中国的造车新势力正面竞争、价格下调,这都是好事情,有竞争才能共同进步,这是双赢的选择。”沈晖指出。

  同样,在李斌看来,随着特斯拉的国产化、产品的投放以及造车新势力销售服务的网络的成熟和基础设施的完善,消费者应该会越来越接受智能电动汽车产品。

  “以特斯拉为代表的国际新能源品牌加速进入中国汽车市场已是定局。在与国际品牌的直接竞争中,少数新势力会在分化中获得快速成长,在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但对于更多的造车新势力而言,最终的结局可能是暗淡出局。”上述业内人士指出。

  “如果造车新势力最终只能存活三家,我认为是蔚来、威马、小鹏。”面对颇受争议的造车新势力“三强”格局,沈晖最后表示,谁能最终存活下来关键还要看用户和主流汽车市场,造车新势力只有在主流市场做起来才有意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