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汉尼斯:经济朝向知识型转型 领导者应启发团队而非下命令

安装财经客户端第一时间接收最全面的市场资讯→【下载地址】

  2020年5月10日晚8点,斯坦福大学前校长、“硅谷教父”、图灵奖得主、谷歌母公司Alphabet董事长约翰·汉尼斯教授,在美国连线进行“创新背后的要领”的主题分享,他还与《要领》译者、清华大学经管学院领导力研究中心主任杨斌、湛庐创始人韩焱女士共同探讨那些“算法替代不了的要领”。

  在对话环节中,韩焱向杨斌教授提问:“除了教育领域和企业高管,对于一线员工、基层或中层管理者来说,校长式领导有借鉴意义吗?”

  对此杨斌表示,今天越来越多的组织变成了知识密集型和知识创造型组织,在知识创造这一方面,甚至可能远远超过几十年前的以传播、创造知识为主要任务的学术界。他解释校长式领导时举例:“即使像汉尼斯这样的校长,图灵奖得主,也无法命令院长、计划教授的研究,或要求学生立刻去落实某项工作等。”他指出这种限制构成了很多商业型组织中的隐性限制,他指出,校长式领导使得领导者无法方便地去“便把令来行”,却更有机会让组织更富有创新性。

  此外,韩焱还向汉尼斯教授提问,如何评价杨教授所总结的校长式领导,以及是否认为这种模式能够超越大学存在并发挥作用?

  汉尼斯表示,非常赞同杨教授“校长式领导力”的观点,他指出,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在朝着知识型企业发展,甚至可以说整个经济都开始朝向知识型转型。机构和大学不可能只是传统意义上的机构,而是更加贴近扁平化的一种管理模式。

  汉尼斯强调,在这种环境之下,每一个人、每一个团队的成员都需要与领导者并肩作战,“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扁平化的、对话式的、知识型机构中的新的领导模式。”他指出,在这种模式下,领导者要做的是启发每一个团队中的成员,去释放创造力,想出更伟大的新想法,而下达命令则不再奏效。

  以下为对话实录:

  韩焱:

  刚才杨斌教授在直播中提到从家长式领导到兄长式领导,再到今天的校长式领导,您认为除了教育领域和企业高管,对于一线员工、基层或中层管理者来说,校长式领导有借鉴意义吗?

  同时我也想问汉尼斯教授,对于杨教授对您书里总结出来的校长式领导,您有什么评价?您认为这种模式是能够超越大学这种组织存在并且发挥作用吗?

  杨斌:

  德鲁克先生在1950年代就预言,知识型社会、知识型经济的到来,所以他是个预言家,但是我们今天毫无疑问的实现了他的预见。

  今天越来越多的组织变成了知识密集型和知识创造型组织,在知识创造这一方面,甚至可能远远超过几十年前的以传播、创造知识为主要任务的学术界。学术界原来所具备的优势,其实是能够帮助今天希望把自己的组织打造成创新型组织的成员,当然也包括他们的领导者所学习和借鉴。

  我可以把校长式领导翻译为:想一想,你在一个知识型组织当中,如何更好的发挥领导力,使知识型组织更富创新活力?在这种表述下,你马上能找到一堆不能做的事情。即使像汉尼斯这样的校长,图灵奖得主,也无法命令院长、计划教授的研究,要求学生立刻去落实某项工作等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限制,其实已经构成了很多商业型组织中的一个隐性限制,只是很多商业组织的领导者尚不自觉,还认为可以依据单纯的命令链条发号施令。这种发号施令的结果,能够带来很多时候的执行,却很难带来高质量的创新。因为在这样的发号施令当中,你看不到组织成员的主人翁感(ownership),看不到他自己的积极主动性(proactive),更很难发挥他的创造性(creativity)。员工只不过像中国老话中的“被拨动的算盘珠”一样,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要敢于束缚住自己那个忍不住就要发号施令的手脚。

  体会一下,一个校长在他领导的学术型组织中,究竟有怎样的一些行为?这些行为也许不能让你方便地去“便把令来行”,却更有机会让你的组织更富有创新性,这就是我的核心观点。

  汉尼斯:

  我非常赞同杨教授刚才的观点,就是“校长式领导力”。当前的环境下,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企业都在朝着知识型企业发展,甚至可以说整个经济都开始朝向知识型转型。在这个大环境下,终极的知识型机构还是大学,我们在大学中一直都在致力于更好地传授最新的知识,而且希望能够培养出真正具有强大创新能力和这种伟大思想的毕业生,在这样的愿景下,机构和大学就不可能是传统意义上的机构,而是更加贴近扁平化的一种管理模式。

  因为在这种环境之下,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团队的成员都需要与领导者并肩作战,那种领导者高高在上,机构中层级分明的传统的50年代的架构已经不再适用了。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扁平化的、对话式的、知识型机构中的新的领导模式。

  在这样的领导模式之下,领导者要做的是,更多地启发每一个团队中的成员,让他们去释放创造力,想出更伟大的新想法。在这样的机构中,下达命令不再奏效,因为如果靠命令来领导别人的话,这个机构的能力就会局限在一个领导者的智力框架范围之内,而不能真正释放出它的潜力。

  杨斌:

  我想,这来自于汉尼斯教授自己的亲身经历,他讲到了做校长某种意义上的难处,所以他总结了这样的一些特征,非常值得我们大家聆听。

  我还注意到其实很多时候大学校长和中小学校长还有所不同,因为在大学这样一个环境当中,它的扁平化的特征,平等性其实是更强的。

  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要看到大学机构当中相当一部分组织成员是流动性的,这一点其实对于今天的组织创新来说也非常有启发性,如果组织成员总是保持在一个较为静止的固定的组成的话,其实对于组织的创新也是构成了一个很大的挑战。

  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