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欧盟多策并举应对经济衰退 逐步"退出"部分抗疫措施

安装财经客户端第一时间接收最全面的市场资讯→【下载地址】

  德国联邦政府与各州政府5月6日达成一项新协议,进一步放宽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采取的限制措施,以恢复经济。图为日前,在德国辛德尔芬根,梅赛德斯—奔驰公司员工戴口罩工作。新华社发  核心阅读

  在新冠肺炎疫情叠加欧洲经济自身长期存在的结构性矛盾影响下,欧盟今年可能出现严重经济衰退,各成员国相继采取了一系列救助措施,并逐步“退出”部分抗疫措施以重振经济。由于欧洲疫情防控形势尚不巩固,经济复苏前景存在不确定性。

  欧盟委员会日前发布最新一期《欧洲经济春季展望》报告,预测欧盟经济今年将萎缩7.5%,欧元区经济将萎缩7.75%。报告称,受疫情影响,欧洲经济将经历“历史性衰退”,尽管明年将出现反弹,但并不足以弥补今年萎缩带来的损失。

  欧盟及成员国相继采取积极财政政策和经济刺激措施,并逐步解除限制措施,为重启经济注入活力。有专家认为,鉴于疫情令欧洲国家经济、金融和社会分歧进一步加大,欧盟应采取及时有效的统一政策,推进制定共同复苏战略。

  经济普遍遭受冲击

  根据欧委会的预测,受疫情快速蔓延及各国政府采取的高强度限制措施影响,2020年欧盟各项宏观经济指标均大幅恶化,失业率将攀升至9.5%,总体经济将萎缩7.5%,远高于国际金融危机期间萎缩4.5%的水平。

  另据全球知名信息供应商IHSMARKIT数据显示,欧元区4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已降至33.6,服务业仅为11.7,远低于50的荣枯线。其中,德国经济将下滑6.5%,法国经济将萎缩8.25%,意大利和西班牙经济预计将下跌接近10%,各国都面临失业率攀升,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水平进一步增加的压力。

  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表示:“欧元区面临的经济萎缩,不管是在程度上还是在速度上,都是在和平时期前所未有的。”疫情叠加欧盟经济自身长期存在的结构性矛盾,使欧盟正经历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近年来,欧盟经济遭遇动力不足、增速放缓的困境,2019年第四季度经济增长仅为0.1%,创2013年第二季度以来最低值,反映出其背后生产效率下降、人口老龄化及经济转型不力等长期性问题。疫情造成的新一轮冲击令原本就增长乏力的欧盟经济雪上加霜。

  应对措施相继出台

  欧元集团前主席迪塞尔布洛姆表示:“短短数周内,疫情造成各成员国的经济活动下降超过1/3,欧盟多年保持的经济复苏势头已被扭转。”

  面对当前困境,欧委会负责经济事务的执行副主席东布罗夫斯基斯表示,疫情对经济的最终影响取决于疫情防控形势以及欧盟各成员国重启经济的能力,他呼吁欧盟及成员国间进一步加强协调,采取强有力的应对措施共渡难关。

  近期,欧洲央行加强了欧盟层面的政策协调力度,采取了范围广泛的货币和信贷政策。欧洲央行已承诺本年度推出总额超过1万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计划,并向银行系统提供大约3万亿欧元的优惠贷款,同时额外推出1200亿欧元的经济刺激计划。

  欧洲多国纷纷采取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通过扩大投资、贷款担保、延期缴税、工资补贴等方式加强对企业和个人的支持,避免危机造成劳动力市场萎缩、企业破产等结构性损伤。据统计,欧元区成员国政府的财政刺激政策额度已达到经济总量的3.25%。

  德国政府推出了总额为7500亿欧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为企业提供债务担保和资产重组,同时推出包括“短时工作制”在内的一系列保障企业生存和就业的措施;法国政府则出台了价值1000亿欧元的经济紧急救助计划,并分别投入240亿和330亿欧元用于失业补偿和税收延期,为企业提供流动性和贷款担保总额超过3850亿欧元;意大利、西班牙等国政府也纷纷推出了总额达数百亿欧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为企业纾困。

  自4月下旬开始,欧盟各成员开始逐步解除限制措施。为加强成员国间的措施协调,避免因无序而导致的疫情反弹,欧洲理事会和欧委会还公布了具体的解禁“欧盟路线图”。在各项政策刺激下,欧盟金融市场近期出现了趋稳的积极信号,投资者信心指数4月份开始回升。

  复苏将呈缓慢态势

  欧委会预计,如果疫情能够得到有效控制,欧盟经济有望从2020年下半年开始逐渐复苏,2021年欧盟经济增速预计将达到6.1%,其中欧元区经济增速约为6.3%。舆论分析认为,由于疫情对个人消费和企业投资等支撑经济发展的关键环节影响短期内难以消弭,欧盟经济复苏将呈现缓慢的U形趋势。

  在过去几年里,消费是支持欧盟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因素,但此次疫情导致个人消费支出下降了9%。受未来不确定因素增加、就业市场信心不足以及资产价格下跌导致的财富缩水等影响,消费未来一段时间仍将维持低位。另一方面,由于债务负担上升、利润率下跌和去杠杆压力加大,企业投资也将呈下降趋势。此外,国际市场需求萎缩及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等因素也将拖累欧洲经济复苏速度。

  分析认为,鉴于疫情周期、自身经济结构以及危机应对能力上的差异,加上欧盟层面又缺乏统一的、强有力的经济复苏战略,各成员国的复苏进程不同步现象可能越发严重。一方面,相对发达的经济体由于拥有更完善的金融市场体系和更大的政策空间,经济恢复将更为迅速。另一方面,旅游、服务业等占比较高的经济体则将经历更加缓慢的复苏过程。这将进一步导致各国经济和社会层面分化的加剧。

  拉加德认为,疫情带来的诸如经济分化等深层次影响将随着时间推移逐渐显现,成为欧元区经济稳定新的威胁,各国政府需要采取更有力的共同财政政策加以应对。她表示,欧元区仍需要额外发行大约1万亿至1.5万亿欧元的债券来缓解此类深层矛盾,这大约相当于欧元区经济总量的10%。

  在4月底召开的欧盟领导人视频峰会上,各国同意设立“恢复基金”以稳定欧盟经济,规模预计达到1万亿欧元,并与欧盟新一期长期预算框架挂钩。然而,到目前为止,资金具体筹措方式、贷款和补贴的比例等具体环节仍在激烈磋商中。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首席经济学家劳伦斯·布恩表示:“一旦新的深层次危机爆发,欧盟成员国经济间的高度依赖性将导致外溢效应明显。未来欧盟的经济支持政策应从普遍性向更具针对性过渡。欧盟需提前建立应对危机的‘第二道防线’。”

  (本报布鲁塞尔5月11日电)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