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跑路失联、被查爆雷,网贷平台走向终结

2020年可能是国内P2P网贷行业最终退场的大限

  “良性退出期间,平台股东及高管不跑路、不失联、不撤资,与全体出借人共进退!” 5月9日晚,深圳知名P2P网贷头部平台小牛在线一纸承诺宣布良性退出,向电商平台和金融科技转型。

  小牛在线称,近两年来,网贷行业经营环境恶化,出借人的投资风险及平台的经营风险增大,全球新冠疫情极大地增加了未来的不确定性,各大网贷平台都陆续退出,经过深思熟虑,决定退出网贷行业,逐步结清存量网贷业务。

  对此,小牛在线发文,有监管部门督导平台网贷业务良性退出,等于有“神助攻”。但是公告埋下伏笔,自公告发布之日起,暂缓兑付,待兑付方案经全体出借人公开投票表决通过后,按照兑付方案启动兑付工作。这意味着目前小牛在线平台的出借人想要拿回本金都需要等待再等待。

  部分小牛在线的出借人向中国新闻周刊称,如果此前平台的网贷产品都是真标,愿意等到到期回款,但是如果平台不愿意公示核验标的,平台也可能存在诈骗嫌疑,必须要立案追究!绝不妥协!

  2013年6月正式上线,运营7年的小牛在线选择退出网贷行业,一纸退出公告的背后,不仅是又一个千亿级别网贷平台停摆,还是网贷行业疯狂背后的留下的一地鸡毛。近年来,网贷行业经历跑路、失联、被查、爆雷、整顿,仅剩的部分平台只剩苟延残喘,深陷其中的投资者至今不能自拔。

  出清大限

  官网资料显示,运营7年间,小牛在线累计注册人数达607万,累计成交金额1171.74亿元,截至2020年4月30日的数据显示,其借贷余额104.20亿元,当前涉及出借人110579人,借款人113533人。上百亿资金等待偿还,小牛在线想选择“软着陆”,出借人的本金利息如何还,爆雷阴影下的P2P网贷结局有没有第二种可能?

  宣布良性退出的P2P平台,小牛在线并不是第一家。据统计,其所在地深圳就先后有9批178家网贷机构自愿退出且声明网贷业务已结清。

  但是小牛在线背负的问题显然不是结清余款,其陷入困局早已露出端倪,报道称,2018年6月,小牛在线已出现逾期,2019年8月,小牛在线已停止回款。其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彭刚,在今年3月26日、4月13日,因理财合同纠纷案和单位合同纠纷案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小牛在线拿什么保障投资者的回款,是否会暴力催收,其良性退出问题,正是目前网贷行业面临的监管核心。

小牛在线“神”宣传  2018年,P2P网贷掀起爆雷、跑路潮,单个平台的涉及资金往往数以百亿级,涉及的投资者多达几万、几十万之多,令投资人闻风丧胆。曾轰动一时的“e租宝”案受害者遍布全国各地,涉及人数达115万人,涉及资金达762亿余元,未兑付款项380亿元,“e租宝”立案5年,直到今年2020年1月,受损集资参与人的涉案资金才得到40%的回款返还。

  北京某现存网贷平台副总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真实的P2P网贷平台以便捷、快速、简单的出借款方式,确实给个人投融资带来了便利,但行业从诞生一直缺乏监管,其背后衍生出来高利贷、暴力催收,甚至是套路贷、砍头息、非法集资等等乱象,在短短几年内就摧毁了行业的信誉,不仅造成无数借款人的个人生活和家庭问题,还让无数投资人的资金“一去不回”。

  e租宝案引发了监管层对网贷行业的重锤整顿。早在2016年4月,国务院就下发《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重点整治P2P网络借贷和股权众筹、第三方支付、互联网金融等领域。

  2018年下半年P2P平台频繁爆雷,曝出上千家平台失联、跑路,清退最终成为行业监管主题。

  2019年,监管层出台“175号文”,定下P2P网贷行业监管大方向,坚持以机构退出为主要方向,除部分严格合规的在营机构外,其余机构能退尽退,应关尽关。网贷平台要么拿牌照成为小贷公司,接受监管;要么转型助贷,提供技术或信息服务。

  业界认为,监管层“175号文”的出台,既是监管对网贷行业态度鲜明的一次表态,也是网贷行业“转型清退”大幕的开始。而当年央视“3·15”晚会,包括快易借、速贷宝等29家 “714高炮”平台被直接点名,全国范围内,各部门开始联动,加速对网贷行业的摸排清查。

  今年4月底,互金整治领导小组和网贷整治领导小组联合召开互联网金融和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强调,按照国务院金融委的总体要求和两个领导小组的工作部署,争取2020年基本完成互联网金融和网贷风险专项整治的主要目标任务。

  截至今年3月31日,全国实际在运营网络借贷机构139家,比2019年初下降86%;借贷余额下降75%;出借人数下降80%;借款人数下降62%。机构数量、借贷规模及参与人数连续21个月下降。网贷整治工作开展以来,累计已有近5000家机构退出。

  据中国新闻周刊初步统计,目前,山东、湖南、四川、内蒙古、陕西、吉林、黑龙江等16地已全面取缔P2P机构,一家不留。

  今年2月21日,央行召开2020年金融市场工作电视电话会议,首次提出,多措并举,彻底化解互联网金融风险。其相关负责人表示,力争在2020年上半年基本完成网贷领域存量风险化解。

  存量危机

  经过一年多的清理整顿,现如今能够存活的P2P网贷平台基本上都是有实力有背景的平台,但是在全面取缔的监管红线下,2020年可能是国内P2P网贷最终退场的大限,网贷平台不变则亡。

  在此背景下,多家头部P2P平台开始寻求新出路。2019年下半年以来,曾经网贷起家的互金巨头陆金所,实际完成退出陆金服P2P业务。当年11月,中国平安集团剥离网贷业务,并获批筹建平安消费金融,转型消费金融。而还没有找到明确转型出路的存量网贷平台则还在煎熬中等待,面临着更为严格的监管审查。

  继2019年美股上市的P2P平台点牛金融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上海公安局浦东分局立案侦查,实控人被网上追逃,今年5月6日,一则 “宜信旗下知名P2P平台宜人贷已被纳入北京互金风险专项整治范畴,北京互金整治办正对其开展清理整顿”的消息将宜人贷推向了舆论风口。

宜人贷紧急声明。   宜人贷作为中国最早的P2P网贷平台之一,2015年12月18日登陆美国纽交所,成为国内首家在美国上市的P2P平台,其存量风险化解和转型之路备受业内关注。

  宜人贷随后紧急辟谣,称“自媒体文章标题耸人听闻,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对公司声誉造成非常负面的影响,我司已启动相关法律程序,同时向各级监管部门做了报告。公司会继续合法合规开展业务,切实维护客户合法权益,维护正常市场秩序。请社会各界了解,并不信谣、不传谣。”

  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2019年7月,宜人贷董事会主席、CEO唐宁就宣布,宜人贷成功完成与宜信部分业务(包括宜信普惠、宜信惠民、宜人财富等)的重组,宜人贷将进行全新品牌升级,名为“宜人金科”。

  今年3月,宜人金科在发布2019年财报时表示,旗下网贷业务在国家和地方有关部门指导下,合规发展、稳健运营,面临普惠金融、互联网金融的全面出清整顿,公司的网贷业务如何开展成为变数。

  据报道,截至2020年5月5日,整合后的网贷平台宜人贷借款余额仍达627.41亿元,出借人数23万人。

  不论头部上市网贷平台的监管消息真假,监管层已经布局出清网贷平台的主要问题,并指出剩余在营网贷机构“三降”工作进展缓慢,“退而不清”、“退而难清”问题突出,部分机构或转型意愿不强,或转型能力不足,在推进过程中产生诸多新问题,疫情防控等不确定性给网贷机构经营、催收、转型等工作带来压力。各地区各部门仍要进一步加大网贷等存量压降力度,切实压降业务规模,加快推进落实机构转型试点工作。

  另一层面,5月9日,银保监会发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规定商业银行网贷资金不得用于购房及偿还住房抵押贷款;用于消费的个人信用贷款授信额度不超过人民币20万元;单户个人消费贷授信不超过20万元,到期一次性还本的,授信期限不超过一年。

  监管细则给商业银行网贷业务预留发展空间,互联网贷款严格了小额、短期、高效和风险可控原则。业界认为,这将意味着“正规军”将主导网贷业务,而其他平台或将必须全面出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