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资讯

上海消保委建议小区设立免费公共快递架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赵雯琪每经编辑 王丽娜

  距离丰巢快递柜宣布收费已经接近两周,而消费者、小区业委会与快递柜主体企业之间的争端似乎依然无解。

  5月11日,上海市消保委建议,本市居民小区多设立一些免费的公共快递架,满足消费者的现实需求。上海市消保委认为,在疫情期间,很多小区通过设置公共快递架,免费暂存快递,为业主提供了便利,消费者也普遍认为这种做法非常好。

  而在丰巢快递柜的收费风波中,不少宣布暂停使用丰巢快递柜的小区也开辟出专门的公共区域供业主临时存放包裹。小区设立免费公共快递架能否成为解决快递柜收费争端的关键方法吗?

  对此,快递物流咨询网首席分析师徐勇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快递柜和曾经的邮政信报箱类似,都有公共服务功能,理应纳入物业管理的范畴,成为小区的配套设施。

  不过在他看来,上海消保委的建议目前来说只能是一种美好的希冀,真正实施起来还将面临复杂的管理和协商等问题,需要政府多部门出面共同制定规则,而这也是解决目前争端的最好方法。

  免费公共快递架能否代替智能快递柜?

  丰巢快递柜收费风波仍未停歇,而停用快递柜的小区队伍又壮大了一些。

  据不完全统计,上海已有70多个小区抱团发声,抵制丰巢快递柜超时收费。北京也有部分小区要求丰巢快递柜撤出,有小区已开辟出暂存区,供不同意使用快递柜的业主存放包裹。此外,据了解,南京已有小区物业开始尝试自建快递柜。

  而上海消保委提出的设立免费公共快递架的建议,一定程度也代表了不少消费者和小区物业的愿望和观点。当智能快递柜因承受巨额亏损调整经营模式引发消费者对其“二次消费”的质疑时,在疫情期间出现的由小区管理的免费公共快递架是否能够常态化运营,并解决末端收获的顽疾?

  对此,徐勇表示,疫情期间,物业将免费公共快递架纳入管理范畴,但是这只能算是特殊时期的特殊处理方式,对于出现丢件等情况物业是否需要担负责任等问题还需要法律界定,实际上物业的这一“特殊做法”不代表具有合法性。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仅在疫情期间,全国多地均出现公共快递架上包裹遗失,以及包裹长时间无人认领等情况,

  据央视报道,上海静安区一位犯罪嫌疑人林某在半个月时间里偷盗快递包裹153件。而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北京披露,北京市公安局在疫情期间侦破多起无接触快递存放点被盗案件。其中仅在3月26日一天之内,海淀区警方就连抓三名违法偷窃人员。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如此看来,在疫情管理严格的特殊时期,尚有不法分子“顶风作案”,如果恢复到日常的小区开放式管理模式,免费公共快递架的管理依然将会是不小的难题。

  “而如果未来完全由物业长期接手进行管理,中间也将产生人工、空间等成本,这也需要政府、物业和业主之间进行进一步的协商。”徐勇表示。

  政府立法、物业接管或为首要解决方案

  实际上,关于快递柜收费所引发的全民热议,更多可以理解为消费者、快递员对于末端配送长期不满的一个发泄出口。一直以来,末端配送在消费者眼里都是“槽点满满”的存在,而这种不满情绪随着包裹量的翻倍而逐渐放大。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末端的一些问题是行业粗放式发展的后遗症,也有过去管理滞后的问题。对于正处于“数字化变革”期的快递企业来说,多数末端服务细节或可以通过标准化的流程、技术化的手段解决,但仍面临较大挑战。

  记者注意到,就在4月17日,商务部办公厅、国家邮政局办公室发布《关于深入推进电子商务与快递物流协同发展工作的通知》,其中明确了智能快件箱、快递末端综合服务场所的公共属性。在北京,智能快递柜还被纳入了生活性服务业的补贴项目。

  具备公共服务属性,即意味着快递柜的竞争与管理将与完全自由竞争的快递、电商有较大的区别,甚至一定程度上更依赖于政府的立法和财政补贴。在徐勇看来,智能快递柜的存在应该类比公交车的管理形式。

  徐勇表示,或许可以借鉴日本等国家的做法,由物业公司提供场地、购买设备,而丰巢等快递柜企业可以提供技术运营等服务。用户使用快递柜包含在物业费里,而物业对于小区居民的不同情况也最了解。

  不过,如何实现将快递柜从完全商业运营模式转换到公共服务设施,背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目前当务之急是,因为快递柜收费争端牵涉到太多的利益方,应该由主管电商的商务部、主管快递的国家邮政局、以及主管物业的房管局应该共同制定相应的规则,随后大家按照规则进行竞争管理,否则还将争议不断,喋喋不休。”徐勇表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