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新闻

皖通科技内斗仍存巨大变数 被指试图贱卖上市公司资产遭董秘否认

【基金经理PK:董承非、傅鹏博、朱少醒、刘彦春等,谁更值得托付?】买基金就是选基金经理,什么样的基金经理值得托付?哪些基金经理值得你托付?怎么才能选到好的基金经理呢?2020金麒麟最佳基金经理评选,快给你心仪的基金经理投票吧!【投票】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中国网财经5月12日讯(记者 胡靖聆 郭美岑)皖通科技的内部争斗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终于引来了监管层的问询函。深交所在5月11日的函中除对相关问题作出询问外,还郑重提醒皖通科技:“应健全治理机制,建立有效公司治理结构,明确股东、董事、监事等权利和义务……”

  有接近被罢免的前董事长周发展的人士黄林(化名)对中国网财经记者称:“皖通科技部分董事为了共同的利益目的试图控制上市公司,贱卖上市公司资产,从而勾结在一起踢掉了周发展。”

  而对黄林所述种种,皖通科技董秘潘大圣逐一反驳后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这是爆料方(黄林)写的剧本,我觉得他可以拍成电影,生活未必敢这么演。”

  鉴于疑似周发展的支持方南方银谷的一致行动人王中胜等人“一致行动人协议”在今年6月12日将会到期,所以留给皖通科技双方真正决战的准备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几经折腾,结局难料

  今年3月4日,皖通科技公告,公司董事李臻、王辉、周艳联名提议罢免董事长周发展,议案以5票同意、4票反对通过,同时李臻以6票同意、3票反对当选副董事长;3月10日,董事李臻、廖凯、王辉联名提议选举廖凯为新任董事长,议案以7票同意、1票反对通过;5月7日,廖凯辞任董事长职务,同时公司审议通过选举李臻为新任董事长的议案,周发展等3位董事对此议案投出反对票。

  短短2个月,皖通科技的董事长更迭了三位,而这距离周发展上任董事长也仅1年时间。2019年3月,南方银谷成为皖通科技控股股东,前者实控人周发展同年4月当选皖通科技董事长,自此,为今年这场“眼花缭乱”的控股股东与董事会的争夺埋下伏笔。

  对于此次人事变动,黄林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原本支持周发展的董事会成员廖凯、甄峰疑似在收取二股东西藏景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西藏景源”)大量金钱贿赂后临时倒戈,致使在罢免周发展一事上反对票的投票比例从6:3直接变成4:5。

  事实上,周发展也并没有坐以待毙。根据公开报道,南方银谷与安徽安华于5月8日签署了《表决权委托与一致行动人协议》,安徽安华将其持有皖通科技1652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4.01%)的表决权委托给南方银谷,且今后参与表决皖通科技股东大会等任何事项时与南方银谷采取一致行动,为期18个月。

  “安徽安华是南方银谷引来的援军。”接近南方银谷的人士介绍,南方银谷此举也是为防止出现最坏的结果,即其与王中胜等人的一致行动人协议如果到期后无法继续获得王中胜等人支持,南方银谷还有其他盟友。

  与之相对的是,疑似李臻等人的支持方西藏景源也在近期频繁高调的增持。皖通科技5月9日公告称,3月17日至5月7日,西藏景源增持公司股份约589.52万股,增持股份比例超过1%。截至5月7日,西藏景源的持股比例为7.47%,南方银谷持股比例13.73%。

  黄林提到,这里面有个关键人物,位列十大股东之一的易增辉。除王中胜等一致行动人,十大股东里面站队都几成定局,唯有易增辉还未明确表示站在哪边。黄林称,李臻去成都见过易增辉,并且用一些手段威胁他站在自己那边。同时易增辉的股权对再融资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若他站队周发展,那么皖通科技的再融资就不可能实现,“毕竟算上易增辉,南方银谷方有18.73%左右的股权,那么需要38%的股权持有方同意再融资才能顺利进行,这个在目前的皖通科技是无法实现的。”

  黄林指出,罢免周发展的理由纯属挑刺,真正原因在于上市公司再融资政策的巨大利好存在套利空间,同时,跟新任董事长李臻和西藏景源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郑宇在4月亲自回成都找易增辉进行了将近3个多小时的谈判,谈判内容是将皖通科技手中的赛英科技3亿左右的商誉爆掉,让赛英科技估值打低再进行资产转卖,从外面找个壳接过来再独立上市。黄林认为这是在贱卖上市公司的资产。“这两件事,周发展的存在(指继续担任皖通科技董事长)都是阻碍。”

  一地鸡毛,未来堪忧

  不过,皖通科技董秘潘大圣对“贱卖上市公司资产”的指控持否认态度,认为黄林所述“仅仅是个故事而非事实。”

  潘大圣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赛英科技是皖通科技2017年通过并购重组进来的,三年对赌业绩均已完成,虽然一季度受疫情影响业绩不算理想,但爆掉商誉和贱卖这种“剧本”他并不了解。

  但潘大圣对于再融资的回复就颇为引人思考,他认为黄林等人“把鞭子打到证监会的新规上去了”。他对中国网财经记者表示,再融资是个好政策,皖通科技也的确认真探讨过相关事项,甚至接触过中介机构做过一些咨询,但是鉴于董事会层面人事变动过多,中介机构提出如果不能全票通过再融资方案,会对成功率有影响,最终没有提交董事会审议就终止了这件事,并且截至目前都没有再融资的计划。

  这个回复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前述提到过的双方都在争抢的易增辉的站队问题。不过,潘大圣并未对此做过多表述。并非公司董事的潘大圣对皖通科技频繁更换董事长的问题颇为谨慎,他对中国网财经记者指出,廖凯辞职是工作调整的原因,李臻也是按照董事会规定程度去选举的,不存在违反规定的情况,“作为董事会秘书,我向全体股东和董事会负责,也一直按照上市公司的规则以及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要求在履职,在履职过程中其他相关方的做法我不做判断。”

  黄林则对中国网财经记者称,5月2日皖通科技董事会审议了两个互斥的议案,分别为《关于同意南方银谷科技有限公司提请召开公司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关于公司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这两项议案结果也是相互矛盾的。皖通科技董事会同意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与此同时,《关于公司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的议案》却未审议通过。黄林认为此事不符合逻辑和规则,同时也对皖通科技的拖延态度存在疑惑。

  而针对这件事,潘大圣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南方银谷作为10%以上股权的持有方有权利提请董事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但是鉴于南方银谷提交的提议函中相关议案存在矛盾及相关议案要件不符合上市公司规则,所以我们在同意召开股东大会的同时提醒他不具备召开股东大会的条件,需要南方银谷进行修改,修改完后会重新召开董事会审议相关事项。

  如今,离6月12日越来越近,双方争斗趋于白热化状态。在采访潘大圣接近尾声的时候,中国网财经记者问及“能否双方各退一步达成和解”时,潘大圣说:“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望,但是过程可能会比较艰难,我只能起到沟通的作用却无法做决策。”

  潘大圣坦承,股东现在也想提醒股东大会去罢免相关董事,然而短期内相关股东如果不能达成一致行动,动荡的持续会是大概率事件。而公司董事会的动荡已经传递给社会和监管机构,这不是所有投资者愿意看到的事情,潘大圣也希望相关方能本着相互协调,更多地从公司和股东的角度综合考虑,多顾及一下公司和股东们整体的利益。

  中国网财经记者将对此事保持进一步关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