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新闻

传统旅行社花式自救:员工共享卖烧烤 老板直播当网红

员工“共享”卖烧烤 老板直播当网红

  疫情下 传统旅行社“花式自救”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王海涵 王磊 来源:中国青年报

  过去的4个月里,80后、徐州玉屏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负责人苏锋一筹莫展。“在这一行干了7年,好不容易站稳脚跟,营业额逐年递增,却因为疫情,遭遇前所未有的困境,仿佛一夜之间回到刚创业时,一切都要重头再来!”

  对苏锋而言,以往这个时候,本该是旅游业的春天,也是生意最红火的时候,但目前的现状是“只出不进”。他算了一笔账:春节前,约100万元旅游预付款全部退回,推广、展会、礼品等支出打了水漂,每个月还有员工基本工资、社保及房租等硬性成本,公司已亏损了160万元左右。

  他观察到,近段时间,身边一些小旅行社倒闭,或干脆转行。“一些旅行社老板做起了房地产销售,但他们大多都三四十岁了,很难和年轻人去竞争同一个岗位。”

  苏锋的遭遇折射出当下旅行社所面临的共同困境。旅游业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有数据显示,仅2020年春节期间,旅游业损失至少在5000亿元以上。旅行社“零收入”,导游变主播卖货,员工改行做微商……当下,规模不同、定位不一的众多旅行社该如何开展自救,尽快走出疫情阴影,又能否以此为拐点,走上转型发展的道路?近日,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采访了多家旅行社企业。

  同行一股脑儿都去做微商了

  1月24日,文化和旅游部办公厅下发通知,要求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经营团队旅游及产品,暂停旅游团队出行。自此,苏锋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刷新闻,关注最新的行业政策,可他打开朋友圈发现,身边很多同行不再发旅行美景图片了,反而开始做起了微商。

  “能挣一点是一点!”苏锋终于坐不住了,他先在朋友圈售卖徐州当地特产,为扩大销路,又想办法联系了安徽的客户资源,开始卖宣城锅巴、黄山臭鳜鱼等特产食品。

  但他很快发现,这条路行不通。“同行们一股脑儿都在做微商,受疫情影响,经济本来就不景气,再加上干这行没经验,还是收手吧。”苏锋无奈地说。

  那段时间,苏锋脑海中也有过关门的念头,但是他还是舍不得。“就算是亏钱也要撑住!作为公司创始人,要把这些年积攒的客户都断了,心疼啊!”苏锋这样安慰着自己,也鼓励员工们继续坚持。

  与此同时,黄山世友国际旅行社负责人刘浩也正经历一场痛苦的自救。“以往这个时候,营业额要到30万元是小菜一碟,但是今年1月底到4月,我们没有一点收入。”在旅游业打拼近20年的刘浩坦言,本以为疫情很快结束,3月底打算重振旗鼓,但随着形势愈发严峻,自己也越来越着急、焦虑。

  刘浩起初对微商还有些抵触,觉得天天在朋友圈“吆喝”,有些“没面子”,但旅行社迟迟不能复工,他开始“妥协”。3月开始,他将黄山烧饼、臭鳜鱼、毛峰茶叶等黄山土特产“搬”进朋友圈。

  “生意最好的一天,才卖了七八单,大多数时间,一单都没有。”一周后,由于生意惨淡,刘浩又放弃了微商。也有人劝他去做电商品牌的分销商,但他一口回绝了。“一方面术业有专攻,自己对电商并不在行,另一方面,实在不想就此离开旅游业,我的根在这里啊。”

  疫情逼出了“异业合作”

  就在苏锋和刘浩“想破了脑袋自救”之时,安徽本地规模最大的旅行社——安徽环球文化旅游集团有限公司负责人徐华玉开始另辟“合纵连横”的蹊径。

  “越是没业务的时候,越忙,越心累!好多东西要慢慢捋顺、重新考虑。”疫情发生至今,旗下14个分公司的管理层、员工都在忙着自救,并抽空完善企业培训和未来发展规划,为旅游业复苏做准备。

  “占公司业务总量四分之一的研学游业务停了,境外游业务也是前途未卜……”疫情发生以来,公司迅速配合政府部门暂停业务、退费,最大限度保护消费者权益,目前,营业收入损失惨重,还有一些境外游业务预付费用无法退回。

  徐华玉是安徽旅游业的“老兵”。2003年非典期间,他下海创办了这家旅行社,享受过旅游经济发展的红利,也经历过旅游业改革的阵痛。在旅游业打拼近30年的他回忆,当年非典后,旅游业迎来一波“报复性”消费,说明疫情并未伤及消费者信心,只带来了短暂的“物理变化”,但此次疫情对旅游业的影响无疑是灾难性的,影响时间长、范围广,旅游市场将会发生颠覆性的“化学变化”,自己有一种“抓不住未来”的感觉。

  为此,公司不得不开展自救,在不降预算目标、全年工资总额和不主动裁员前提下,撑住企业,稳住客户、员工、现金流。

  “高管降薪40%,员工降20%,每人只发1240元基本生活费,只为让公司活下去。”徐华玉感慨,“公司就像300多名员工的家,家还在,员工心就定了。”

  最初,他给微信通讯录里的100个朋友发了消息,想整合跨行业闲置资源,进行业务合作,立马得到了很多表示支持的回复。

  随后,徐华玉和一家农产品企业达成协议,由对方提供原料产品,并取得食品相关经营手续和许可。4月起,公司位于合肥一家商业综合体内300平方米的旗舰店,销售橱窗被改造成了卤菜销售窗口,客服人员“变身”食品推销员,向来往客流推荐卤鹅等菜品。

  “这些新举措都是为了员工生存,不过搁在以前,会被认为是‘不务主业’。”徐华玉感慨,疫情打破了传统思维定势,倒逼着公司上下实践新思路。现在,他每天带头发朋友圈,发动员工帮助周边农户卖草莓,并和本地的樱桃种植大户联系,策划了一系列网络销售活动。

  此外,该公司和受影响较小且用工有需求的行业合作,提供“共享员工”服务,并呼吁员工如果自己能找到出路,公司可以办理“停薪留职”手续,并帮助购买劳动保险,等到公司渡过难关后再“回家”。

  就在五一期间,芜湖分公司迈出了跨度更大的一步,与当地一家知名烧烤店“共享员工”。经过市场调研和专业培训,公司的几位女员工已经到岗,可以胜任清洁、选材、备货、炸烤等工作。分公司的微信公号上还打起了广告——“左手旅游,右手餐饮,不抛弃,不放弃!”

  周边游成“热点”想止损还是难

  相对长途旅游的低迷,让徐华玉有些喜出望外的是,公司在合肥郊区马郢基地打造的乡村旅游扶贫项目,正在逐渐恢复人气,亲子游业务受到欢迎,很多家长带孩子来体验生活和劳动乐趣。

  “当时是想通过研学旅、亲子游带火餐饮和特产销售,吸引外出青年返乡创业,带动贫困户就业,变输血为造血。”事实上,徐华玉很早就向员工提出“旅行生活”概念,倡导“旅行是一种生活方式”,但那时只是停留在理念上。眼下,因为疫情,旅行社不得不围绕“生活”做文章,开始“深耕”周边游、短途游等领域。

  “盘活周边黄山、庐江、九华山等地的民宿、古村落、休闲基地,打造农耕、田园、古典、读诗等多元主题的旅游产品,通过优惠吸引游客。”徐华玉认为,目前形势下,周边游一定会成为旅行社的发力点,但是此类产品利润微薄,对于公司止损,只能是杯水车薪。

  同样在江苏省,苏锋也积极转变思路,将目光瞄向周边的“小众”路线。“我们旅行社以往都是走‘名山名川’线路,现在,尝试找风景好、空气好的旅游资源,打造短途线路。”

  “必须要比别的旅行社快一步!只要不亏钱,咱们就成团。”抱着这个心态,苏锋和员工围绕踏青、度假、疗养等需求,推出省内、周边短途线路,行程大多不超过两天。

  “我们是传统的中小型旅行社,没有雄厚资本,只有边干边筹集资金,留住老顾客,借机吸引新顾客。”苏锋坦言,自己也不知道公司还能撑多久,但眼下坚定一个目标:把旅游主业做好,把周边旅游产品做实、做细,尽快恢复元气。

  “当下,旅行社要找准新发力点,开辟多元化经营渠道,将旅游服务拓展到生活服务,可以帮助企业自救,也可以拓展企业发展新空间。”黄山学院旅游学院副教授姚李忠建议,旅行社可以推广健康安全教育和科普旅游、周边游,使旅游和健康相互赋能,有针对性地规划建设新的旅游项目和业态,重构吸引力、竞争力。

  传统旅行社必须坚定地转向“线上”

  “很多优质民宿的宣传方式太单一,我就和民宿老板谈合作,通过短视频、直播来展现民宿的全貌及房间设施,为他们带来流量,拉动销售。”刘浩现在变身“网红”,经常出现在西递宏村等景点,直播人文风景和旅游知识。在他看来,危机之中就蕴藏着机遇,眼下或许也是中小型旅行社转型的契机。他这几天经常和员工头脑风暴,思考未来如何拓展“互联网+旅游”“旅游+土特产”等合作形式。

  事实上,徐华玉一直在琢磨传统旅行社的线上转型,但考虑到独自搭建网络平台系统投入大,只能望而却步。疫情让他深刻意识到:传统旅行社的产品种类少,从采购到生产再到落地,偏向作坊式的生产经营,就像“精品店”,有固定客户源,但是产品选择余地少;互联网平台像超市,有多种线路产品可供挑选,开放程度较高,购买产品更方便。

  在他看来,传统旅行社不能再固守“精品店”的思维,包揽“采购、销售、服务”一条龙的业务,必须坚定地转向线上,“接入”新兴的互联网平台公司,双方共享产品、客流与服务。这对传统旅行社来说,不仅是技术的迭代,也是内部信息化管理系统的再造。

  “随着VR、5G、物联网、人工智能技术的广泛应用,行业肯定会面临变革与重新洗牌,跟上时代步伐的企业,才能活下来。”徐华玉说,在某种程度上,疫情加速了旅行社企业的转型进程。

  “‘暂停’不代表‘关停’,要化危为机,实现经营、品牌、内容的新突破、新升级。”姚李忠认为,疫情影响下,旅行社想要转型发展,需要抓住“数字改造、变革模式、重塑自身”等关键词。在控制成本、提高效能同时,要大力推进数字化变革,积极将抗疫中的远程办公、线上运营等方式转变为常态化的工作模式。

  徐华玉同时呼吁,旅行社自救的同时,希望相关部门深入旅游企业调研,针对旅行社的经营性质、业态以及实际受损情况,制定更有针对性的扶持政策,让补助真正落到实处。

  (实习生张帆对此文亦有贡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