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新闻

“接管”传闻四起 四川信托怎么了?

【基金经理PK:董承非、傅鹏博、朱少醒、刘彦春等,谁更值得托付?】买基金就是选基金经理,什么样的基金经理值得托付?哪些基金经理值得你托付?怎么才能选到好的基金经理呢?2020金麒麟最佳基金经理评选,快给你心仪的基金经理投票吧!【投票】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5月11日,社交媒体上有传言,“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停止所有资金池业务,高管护照上缴”。

  为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该公司高管,该高管对此表示否认,称“都是谣传,项目正常兑付,产品照发”。

  5月11日凌晨,四川信托在其官网发布声明,表示有别有用心者捏造并散播关于“四川信托即将被接管,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等不实信息,严重诋毁我公司声誉。该公司表示,“我公司经营管理工作一切正常,各项业务均有序开展。对于前述不实言论,我公司已向有关部门举报,并将根据其对我公司造成的损害后果,追究其法律责任”。

  据财新引用当地监管人士消息称,四川银保监局已对多四川信托进行“贴身监管”,监管人员每天去该公司现场上班。

  5月12日下午,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探访了位于重庆市江北区江北城西大街财富金融中心的四川信托在渝业务部门。一位男性员工表示,在二层办公的团队已经搬离,目前重庆的业务没有受到公司负面新闻的影响,仍在正常运转中。

  资金池疑云

  尽管接管的传言被辟谣了,不过四川信托近期多个项目踩雷确有端倪。

  有匿名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四川信托存在约400亿的资金池业务,自2019年起,资金池产品便开始对金融机构违约,不过外界知之甚少。

  该人士称,四川信托多款信托产品的融资方在过去数年中经历了经营情况大幅恶化、退市、股票质押爆仓或在二级、公开市场发行债券违约,但四川信托的相应信托计划却没有发生任何的延期或违约。

  至于资金池的事,该高管并未否认,而是表示,资金池业务,资产新规过渡期监管并没有明确的说法。近期刚公布的《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也还是征求意见稿,正式稿还没出来,因此68家信托公司,有的有资金池,有的没有。

  从近期四川信托公布的2019年报中也能看出,该公司信托资产进一步压缩。2018年末,四川信托信托资产3234.88亿元,2019年末为2334.18亿元,去年减少了900亿。

  在四川信托的自营业务中,按照资产五级分类,不良也大幅上升。2019年末不良合计22.42亿元,不良率达到了22.21%,较2018年末的4.82%大幅攀升。

  近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信托公司资金信托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有提及“信托公司应当做到每只资金信托单独设立、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单独清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具有滚动发行、集合运作、分离定价特征的资金池业务,不得将本公司管理的不同资金信托产品的信托财产进行交易”。

  有信托业内人士表示,资金池的情况在行业内比较普遍,很多家都有资金池,这是公开的秘密。因为在刚性兑付的背景下,一旦融资方发生逾期,迫于压力或者自身信誉的需要,都会通过滚动发行、自营资金接盘等方式化解风险项目。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四川信托仅就项目风险不足为虑,被监管特别关注,很有可能是股东的因素。

  年报显示,四川信托第一大股东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2.038%,第二大股东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0.25%,第三大股东为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2.16%。其中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实际控制人同为刘沧龙。

  多个信托计划“踩雷”

  根据前述知情人士提供的消息,四川信托“踩雷”南京丰盛集团、南京三胞集团、安徽国购集团、上海莱士、汉能集团等多个融资项目。

  为此,四川信托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丰盛项目已经早结束了,三胞集团就没有合作过”。对于其他的项目,他并未否认。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融资方公开信息和四川信托官网产品资料梳理发现,融资方南京丰盛产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现在更名为南京建工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在该公司此前发布的未能清偿到期债务的公告中,四川有6亿元融资。

  不过这一金额相比平安信托28.9亿元、长安国际信托28.5亿元、中信信托20亿元、上海信托和中融信托各10亿元相比,四川信托的规模并不算大。

  蹊跷的是,去年末到今年3月份,四川信托又以“金陵资产优选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给一家名为南京丰盛大族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进行融资,融资规模未披露,风控措施为融资方将南京市雨花台区核心位置成熟商业(软件大道109号8幢一室)抵押给四川信托,抵押物估值约16.16亿元。

  安徽国购集团的融资,主要是2017年10月,四川信托发行的“太平洋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产品。该产品融资方为无锡惠山太平洋商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担保方为国购投资,产品规模8.6亿元,期限24个月。此后国购投资因为债券违约,账户被冻结,信用评级已被下调为C。

  在四川信托官网,太平洋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已经发行了32期,总规模未知。此前的第二期和第四期已经提前还款并分配了。四川信托4月27日发布的最新管理报告显示,存续规模4.039亿元。报告称:“融资方按信托文件规定正常还本付息,不存在欠本息行为,受托人按信托合同支付费用、分配收益”。

  至于上海莱士项目,主要是四川信托的“汇证”系列产品,融资方为上海莱士股东质押物是上海莱士的股票。2018年12月,因为炒股巨亏,上海莱士在经历了9个月的停牌后股价暴跌。

  给汉能集团的输血主要是四川信托的“睿宝”股权系列,具体规模未知。在四川信托官网,“睿宝”股权系列产品已经发行到了47期,其中45、46、47期均是受让汉能控股集团持有的金安桥水电站股权收益权。

  2019年12月,金安桥水电站股权拍卖,最终四川信托加价71次,以4278万元的价格成交。

  与安信股东相互融资

  前述知情人士还爆出,四川信托大股东宏达集团和安信信托的大股东上海国之杰,相互利用对方旗下的金融机构融资 。

  具体的做法就是简单来说,宏达实业将上市公司宏达股份质押给安信信托,由安信为宏达提供融资。比如,安信曾发行“创赢119号·宏达股份股票收益权投资附回购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资金用于受让宏达实业持有的2.5亿股宏达股份股票收益权,四川宏达实业将信托计划涉及收益权转让的2.5亿宏达股份流通股股票质押给安信。

  作为交换,安信信托的股东上海国之杰公司将其所持有的安信信托股票质押给四川信托,由四川信托为国之杰提供融资。比如,四川信托曾发行“博邦四川信托-博邦i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公司官网显示,博邦i号信托计划,总规模不高于30亿元,可分号、分期发行,资金用途为受让国之杰持有的安信信托股票收益权。

  目前,安信信托深陷困境,四川信托难免受到波及。

  对此业务,前述四川信托高管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这些都是正常业务。”

  2020年4月27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控股股东国之杰所持有的6.66亿股股份被轮候冻结,申请方正是四川信托。

  (作者:李玉敏,实习生,蹇卿兰 编辑:曾芳)

相关文章